吳惠清 : 化身天使來敲門 : 一位物理治療師的陪伴時光

惠清配圖

因為我的陪伴,許多老人家能因此享有生命中最後的生活品質。我很以自己的工作為傲,這份工作雖然辛苦,但是因為助人而彰顯了人性的善意。

1989年復健系物理治療組畢業後,我提著一個行李箱,告別住了近二十二年的故鄉,隻身來到紐約繼續攻讀碩士學位。一晃眼,二十五年匆匆而逝,而我已從事物理治療師的工作多年了。

我所工作的單位很廣泛,包括:兒童發展遲緩中心、大學醫院復健部門,老人康復院、outpatient PT clinic (物理治療診所)。隨著先生工作的調動,我也從美國紐約、明州、德州一路搬到新加坡、中國、越南。

雖然不停的搬家,因為所到之處對物理治療師的需求,我倒是可以不斷的找到工作。

後來我再搬回德州休士頓,一開始在老人療養院復健部工作,但礙於工作繁重而無法好好照顧老三,我轉到另一份有趣且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居家物理治療師(Home Health Physical Therapy)。

隨著美國人口高齡化,越來越多八、九十歲以上的老人獨居在家或退休老人公寓。由於行動不便,又容易跌倒,非常需要治療師來幫他們訓練肌力平衡感及步態訓練,加強居家活動安全。

在照顧老人生涯中,各有甘苦。

老人大多健忘,有時依約定的時間前去,在他家門口按鈴,他就是不開門。有一回,下著大雨,我開了近一個小時車程到了老人家門口,他就一直站在門口和我對望。雖然我試著打電話到他家中,或和他的子女聯絡,但也只能對著答錄機留言,這樣僵持了5分鐘之後,只好含淚揮別。

另有一次,碰到一位96歲的媽媽,兩年以前因跌倒導至長期臥床,而產生運動耐力和平衡力大減。那時,僅僅做一個月的復健,老人家就功力大進,在家內走動到停車庫都平衡有力,讓我很有成就感。

但好景不常,事隔一年後,她又跌倒了,這回換成髖關節出問題。她在老人院住了一個月,竟然又產生了褥瘡。但老人家想家,還是決定出院回家。

這次的復健過程令我心疼。老人家以前活潑、俏皮,看到我總是「丫頭、丫頭」地叫,但這回,她全身都痛,我也僅能勉強的露出一絲笑容。

由於她是一位愛主的人,在全身疼痛的情況下,她還是沒有一句怨言的配合我做運動。兩個星期過後,他兒子打電話通知我:「今天不用來了,媽媽決定回到臨終關懷病院。」

一個星期後,老人家就被主接走了。我心中雖然難過,但也只能感謝讚美主的恩典,讓我在照顧受苦患者時,同時能學習以柔和謙卑的心,陪他們度過生命最後一段時光,訓練他們的日常活動,以維持他們最後一刻的自主尊嚴。

因為我的陪伴,許多老人家能因此享有生命中最後的生活品質。我很以自己的工作為傲,這份工作雖然辛苦,但是因為助人而彰顯了人性的善意,我會繼續做下去。


作者: 吳惠清 ( 居家物理冶療師 )

吳惠清2

學經歷:
曾任職紐約布魯克林發展冶療中心 / 明尼蘇達大學醫院復健部 / 德州物理治療中心 /  新加坡綜合醫院  / 上海World Link診所 / 越南河內家庭診所復健部 / 台大復健醫學系畢 / 1987年青訪團歐團團員。

責任編輯: 丘美珍

廣告

對「吳惠清 : 化身天使來敲門 : 一位物理治療師的陪伴時光」的一則回應

  1. 記得惠清在高中時就是運動健將,當時聽到她說想要擔任物理治療師時,我還以為她說的是物理老師!(哈哈!我到現在才比較知道差別…)有這麼精彩的同學,真是我們的幸福!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