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君 : 從We到Me——記2015年9月北美重聚

從we到me
圖片來源: RHiNO NEAL

我在命運的急流中顛撲跌飛,在為母則強的盔甲下,我渴望友誼,我開始想念同學,也許就是這個對友情的渴望,把我推進了三十重聚的大門。


來寫參加三十重聚的感想。真心話,大冒險。想來我已經不是昔日少女,也當過為母則強的直升機虎媽,也就斗膽寫出大實話。

實話是我本來不想來,即使開了五小時,也想過門不入,找另一個地放風放空,畢竟,我已經記不得上次我享受任性之旅是什麼時候。

另一個實話:我在北一女的三年,並不快樂。

我教的是特殊教育,每年我都要跟我的學生講述SLD(specific learning disabilities)。我是個好老師,腦袋裏有千百種方法去幫這些菜鳥老師了解特教生的障礙。但我心中沒説的是,在北一女的一千多個日子,讓我覺得自己像個有學習障礙的傻瓜!

在綠園這個菁英齊聚之地,我第一次用盡全力也衝不過「尚可」的範疇,面對那些美麗聰慧如黃蓉的同學,心中只有羨慕嫉妒恨。那件綠衫只有增加更多壓力。如果我真是喜憨兒或是遲緩兒,我便也認命,偏偏我卻有鮮明的前世紀憶,我曾是那個在作文比賽拿第一的人。那種不是最好就是不夠好的執念,使我演了一個安靜溫順的小女子,演久了,我也放棄我的夢。我用力為自己洗腦,平凡對我已經是非分之想。

北一女三年,我有幾個知交,但都失散了,那個不願和大家聯絡的是我的自卑私心。我在命運的急流中颠撲跌飛,當了單親媽媽,拉扯大了兩個娃娃。在為母則強的盔甲下,我渴望友誼。我開始想念同學,年深日久,我也記不清誰是舊友,誰是假想敵,誰是誰非,誰又是誰的偶像。也許就是這個對友情的渴望把我推進了三十重聚的大門。

瑞芸的簡訊是虛幻又真實的擁抱。她在機場接同學,洛杉磯大塞車。我是第一個到,我突然驚覺我一點也不想逃。在冰冷的旅館大廳,我問了兩個陌生人,你們是北一女的嗎?走進了居酒屋,我擁抱了另一個陌生人,卻知道我現在找到了一群姐妹。

三十年,我一直為了WE 而活,要當某人的愛妻,想當卻當不成個好媳婦(這門課算死當),要好好唸書作研究,不負指導教授知遇之恩,獨力撫養兩小娃,心中忐忑,萬一我搞砸了,我怎麼辦?

我常告訴我的孩子和學生珍愛自己的重要。自己是領頭的1,你的家人、工作、朋友、事業都是跟在後面的0……但我卻知而不行。

三十重聚是我生命的另一章,這三天兩夜的ME Time,給我另類啓發。我需要與我共老的好友。我可以逆風高飛,但我也要朋友瘋笑品茗散步聊天。那種可以不用講前情提要的朋友實在千金難買。姊妹們:Time for me time. It is not selfish. It is self love.


作者: 劉馨君


責任編輯: 丘美珍

廣告

對「劉馨君 : 從We到Me——記2015年9月北美重聚」的一則回應

  1. […] 之前看她在姐姐的生涯筆記本中寫的,〈we到從me〉,我知道她是能寫的。但直到這一系列《對號入座》的小文章出現,我才知道她用文字「談情說愛」的功力簡直令人驚嘆。也因為這樣,我再次體會到,當一個單純的讀者,被作者牽著鼻子走,甘心情願被文字奴役的感覺是多麼幸福!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