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姐姐 林蔚綺 : 那一年,我學到真正的投資學

圖片來源: PJ Chmiel
圖片來源: PJ Chmiel

在金融市場,有些時候,你賺的錢來自於別人的損失,在這種時候,我的心裡並不歡喜。人不能只為自己的利益而生活。把金錢投資在世界上需要的角落,要比用在自己身上,更有價值 !

我大學時念的是銀行系,後來出國進修企管碩士,回國後進入台北銀行,從基層的櫃員開始做起。十年銀行業務的經歷後,因為我的主管被挖角,我也跟著去了另一家銀行,從事國際金融市場業務。

那一段時間,我手上的操作部位大約有三千多億台幣。也是那時,我真正感覺到地球是平的,全球的市場隨著時序交替,互通聲息,這使得我整天緊繃——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盯亞洲匯市、債券市場,下班以前看歐洲市場開盤;晚上則是美國華爾街開盤了,我常盯著電腦網路看全球財經新聞,早上起床還要關心美國金融市場的收盤行情。

千禧年之前,衍生性金融商品在台灣的銀行間發展,當時我剛好接觸到這類業務,覺得它很新鮮,有很多專業知識可以學習,當時這是很多企業、法人避險的工具,他們營運中常有大筆外幣資金流動,的確有此需要。

但後來,因為利率逐年走低,股市也低迷,市場資金過多,民眾希望資金能有較高的收益性,於是在逐利心理的推波助瀾下,這類金融商品搖身一變,成為投資標的,而且變成很多銀行推廣個人財富管理的重要工具。

那大約是2003年的事,我一開始覺得高興,因為我們身為國際金融市場的參與者者,我們有足夠的知識可以理解這些商品,甚至可以學習用這個基礎來架構新的工具,幫助有投資需求的法人,或是有資金實力的個人提供需要的商品。

但是,後來財富管理業務開發的對象,開始慢慢延展到一般的中產階級時,我開始覺得這種情況並不妥當。

因為法人或大戶的資訊掌握、經驗、和承擔風險的能力,比一般民眾強,民眾需要更多訊息說明,才能理解投資與風險之間的關係。一般民眾準備好了嗎?理財專員說得清楚嗎?我在心裡默默的擔心。

就在這個時候,剛好我曾經在銀行工作、已經退休的父親打電話給我,問道:「長期往來那個銀行的理財專員,推薦我一個5年期、利率很高的『定存』……」

聽爸爸依他所理解,描述了這個好康的「定存」,我心裡知道,這其實就是以定存包裝的投資商品,它其實不是一般的定期「存款」,而是連結了匯率選擇權的結構型商品,可能隱含了匯率風險。爸爸個性節儉保守,平時習慣只用定存存「老本」,而這投資商品中輾轉的收益和風險的關係,如何說給老爸爸聽得明白?到期之後可能拿不到利息,甚至折損了本金。於是我就跟爸爸說:「你不要買,這不是你想的那種定存。」

沒過多久,我又接到我媽的電話,她同樣問道:「我的銀行跟我推薦另一支定存商品,利率很好耶,能不能買? 」我一聽,再次跟媽說:「媽,你千萬不要買。」我媽不放棄,一直想說服我:「那個利率很高耶,不買不是很可惜?」我說:「媽,你相信我,我每天都在接觸這些商品,你不要買。」

作為一個提供衍生性金融商品服務的交易員,我開始回想,這整件事是怎麼了?

其實,我們在銀行為理專介紹金融商品時,都會很清楚的說明,每項商品的收益和風險的關係,希望他們也能清楚的告知客人。但是,常常是說者清楚,聽者不明白,金融市場的常識需要時間來累積,風險的觀念也需從經驗中培養。理專們的說明若一時無法讓客戶了解,有時就不得不簡化成客戶能接受的語言,甚至有時只能談收益無法說風險,因為客人不喜歡聽。

買這種商品的客人,是不滿足於傳統定存的利率,想要為自己的資金尋求更高的報酬;賣商品的人,有時為了讓交易方便進行,淡化商品的風險。追究其根本,讓這種交易能持續發展的原因,其實是人心的貪念,對現況的不滿足。

從那之後,我面對工作的心情就變得有點沈重。有一天,我的老闆興致勃勃地跟我說:「Shirley(我的英文名字),我們來做一檔XX新商品好不好?」我當下對他說:「可以啊,我們可以做。但是,你會想要把這樣的商品賣給自己的爸媽嗎?」

我記得我的主管當下沒有回應我,但是,他在思考。我接著說:「因為如果是我,我不會想賣給我的爸媽,如果這樣,為什麼要賣給別人的爸媽?」

我覺得我的老闆知道我的顧慮,但他想想,說:「我們不做,別人也會做」。我理解這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這是一種環境的生態,結構性的問題,無解,此路不通了。

我後來發現,我的心情跟某些同事有根本的不同。我對「數字」很敏感,心算很快,有些數字看一下就知道怎麼回事;他們對「錢」很敏感,賺錢讓他們開心。在金融市場,有些時候,你賺的錢來自於別人的損失,在這種時候,我的心裡並不歡喜。人不能只為自己的利益而生活。

那時,我和先生的工作都很穩定,收入很好,我們用錢的確沒有太多的精打細算,也因此生活過得多采多姿,每年出國旅行,享受吃喝玩樂。

我的先生本性善良,聰明開朗,樂於助人。所以生命中常有許多的貴人。他年輕時就獲得高薪的工作,有一天他頗有領悟地對我說:「我覺得我的能力雖然不錯,但好像還沒有到這樣高薪的境界,所以,也許是菩薩把這些資源賜給我們,希望我們用來做好事。」他從那時候開始,把薪水固定的比例捐給慈善機構。

而我,在一次因緣際會到慈濟參加志工活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靈平靜,人與人互相關懷付出,我發現那正是和我心中的價值相印的生活。所以,2006年,我毅然辭掉了銀行的工作,投入慈濟志工行列。2009年離開繁華的都市,安居在花蓮,全心投入在慈濟的工作,直到現在。

如今,對於金錢,我的體會是:人生無常,財富也是無常的,費盡心思所賺所存 的,將來一定留得住嗎?不見得。常聽說「時間就是金錢」,但我感覺金錢買不到時間,生命在時間中流逝,我們究竟能在生命中累積什麼?快樂不是因為我們擁有的多,而是計較的少。唯有知足,體會幸福;付出愛,才會得到更多的愛。這是投入了十年的時間參與志工活動,深刻的體會。

把金錢投資在世界上需要的角落,要比用在自己身上,更有價值,有更高的獲益,不是嗎?


作者: 林蔚綺(慈濟基金會志工)

 

責任編輯 : 丘美珍

 

對「志工姐姐 林蔚綺 : 那一年,我學到真正的投資學」的一則回應

  1. 冒昧打擾,請問有人聯絡得上這篇文章的原作者嗎?我是林蔚綺老師從前帶過的家教學生,和老師失聯非常久了,很想念她,才上網搜尋到老師的文章,能否惠賜林老師的聯絡方式(請寄naiwenchi0330@gmail.com)?不勝感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