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珊 : 我是大地的雕塑者

photo-1421940975339-33bdde74a873_劉珊
照片來源:Unsplash

土木工程師是大地的雕塑者。看著一條條道路、一座座橋樑從無到有,串連了城市與鄉間,提供了安全回家的路,提振地方觀光,真的很有成就感。

土木系在做些什麼?是建築嗎?對一個剛從聯考書堆裡爬出來的女生來說,土木跟化工、材料……這些工學院的科系是同等的模糊和遙遠。一位好心的長輩告訴我,讀工科的出路比較好,女生只要不要選擇機械、造船那些「黑手」的科系就可以,我就這樣不小心的上了土木這條「賊船」。

如同一般的刻板印象,這個行業裡女生很少。其實土木學習的範圍真的非常廣,除了一些工地現場的工作比較辛苦之外,大部分工作與性別沒有關係。我的主修是結構,也就是如何讓建築、橋梁可以抵抗地震、強風豪雨,確保結構安全穩定。初期工程師養成階段,主要的工作型態是面對電腦,從事精細的結構分析、繪製工程設計圖。我覺得女生的心思比較細膩,考慮比較周全,反而比男生更適合這份工作。畢竟工程是百年大計,疏忽不得,一旦倒塌了,可是涉及眾多人命的大災禍。

雖然設計工作是電腦、圖面作業,但是如果不了解現場作業情形,設計出來的東西可能難以施工,所以如果有機會,我們就會安排工地參訪。看著自己設計的橋梁從圖紙中躍出,比例放大50~1000倍,心中那種震撼是無法用筆墨形容的。我曾經搭乘施工電梯,再手腳並用爬上垂直的施工梯,站在60層樓高度的高屏溪斜張橋的橋塔頂端,環視四周,聽著耳邊呼嘯的風聲,感受土木結構的尺度,覺得非常驕傲。這是土木人專屬的體驗,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想像。當然,大部分在工地的時候是在施工中的橋梁爬上爬下,走在雨後的工地踩得滿腳污泥……,雖然很辛苦,但是可以學到很多辦公室裡看不到的東西。

工程需要由多種專業工程師共同完成,工作久了,從單純的結構工程師,慢慢到主持整個計畫,對內整合管控,對外溝通協調,工作的面向轉變很大,從多方面的接觸涉獵,可以學到很多不同的知識,眼界變寬,也更有成就感。有趣的是,在這個階段反而面臨更多的質疑,因為這個行業一直都是以男性為主,認為「女性」+「年輕」=「專業不足」,我曾經一開口沒講兩句就被打斷,一句「妳不懂啦!」真的讓人很受傷,但是只要有實力表現,終究會讓人看到。從質疑到完全的信任,「證明自己」這種感受很深刻,說真的,這樣的過程會讓人上癮。

這些年來參與相當多的工程建設,在全省各地都留下了工作的足跡。大學時老師勉勵我們,土木工程師是大地的雕塑者。看著一條條道路、一座座橋梁從無到有,串連了城市與鄉間,提供了安全回家的路,提振地方觀光,真的很有成就感。尤其是災害橋梁的緊急搶修,看到居民歡欣鼓舞的迎接新橋通車,所有的辛苦都化為烏有。進入這個行業雖然是誤打誤撞,但工作的過程及成果卻是非常享受的。


作者劉珊(台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第二結構部副理)

學經歷:
中華顧問工程公司工程師/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研究所/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畢

責任編輯:王文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