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琇蓮:找到上帝,心就有所歸屬

圖片來源 : ehdwalls
圖片來源 : ehdwalls

往返世界各地的工作型態,擴張我的腳踪,也不斷開展心靈。當我在來來去去、時空轉換之間,我的心安頓在哪裡?上帝,人心最終的家鄉。

我是一個傳道人,職業欄的選項有「神職人員」可以勾選,比較通俗的稱謂是「牧師」 ,但在我的教會以 「長老」、「傳道 」稱謂,所以,人們會稱呼我「謝傳道」。耶穌在世時,祂的「就職典禮」演說提到「主……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我期許自己工作的核心價值就在於使人的心靈得看見、得自由。

傳道人的工作項目很多元包括帶領查經聚會、參與福音佈道隊、探訪病人、陪伴喪家、出外教學或教育訓練……等。經常搭機出國是一個特色,「靠窗?走道?」每次在航空公司櫃檯辦理登機手續時,機場服務人員都會問這個問題。我很欣賞這項服務,深感航空公司相當尊重隻身搭乘飛機的人。

以前,我總喜歡選擇靠窗的位置,因為可以在飛機起降時,俯瞰窗外的世界。搭乘次數還少時,每次都興奮於起飛時那種離開地面、即將翱翔的自由;也歡喜觀看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之後,又重新著陸的各種可能景觀。記得即將降落波士頓時,驚豔於滿天雪花飛舞;即將降落雅典時,文明氣息在空中瀰漫的浪漫;即將降落北京機場,對過往稱「天子腳下」的好奇;而最悸動的是,飛機抵達桃園中正機場時,那股歸家的渴望。

近年來,我開始選擇靠走道的位置,一方面為了方便出入,一方面為了不讓窗外的景致分心,可以專心完成帶上機的「功課」。一上機,稍作安頓休息,就得開始閱讀資料或準備講稿。

飛機,不再是鮮少使用的交通工具,它擴張我的腳踪,也寬廣我的心胸。家園,卻仍是人心最深的渴望。

記得許多年前,和二姊去看一部電影《亂世佳人》,女主角郝思嘉在經歷一連串的打擊─戰亂中的求生、女兒喪生、丈夫離去之後,他想到他的莊園,想到他的家,於是他從傷心絕望中轉念,他知道明天將是一個新的開始。土地、家園,給了她重新生活的力量。

電影結束後,二姊說:「記得啊!如果以後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就回家來。」當時我們正走在天橋上,底下車潮川流不息,非常年少的我竟然問了一句:「哪裡是永遠的家?」她回答:「有我在的地方。」

至今想來,這段對話依然溫馨。但是,我已經無法再是一個待在家裡的小女孩,我的心靈不斷被開展。當我在來來去去、時空轉換之間,我的心安頓在哪裡?上帝,人心最終的家鄉。

聖經中記載、摩西這樣說:「主啊!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詩篇90:1)大衛王有這樣的詩句:「你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詩篇139:5-6)當我的心安頓在創造天地的主手中,我意識到,不管我人在哪裡,上帝都在,祂都看顧著我。

在台灣斗六鄉下,看到一朵盛開的玫瑰,我讚美造物主的奇妙;在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看到巨石聳立,我驚懼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在面對土耳其白雪覆蓋的石灰岩地,我滿心歡喜,彷彿自己已經置身天堂;觀看馬來西亞海底生物的五顏六色,我降服於那位創造天地海萬物之上帝的巧手;在馬尼拉空氣污染嚴重的城市,看見一叢因燦爛陽光開得鮮豔美麗的九重葛,我感嘆這位造物主是一位用色大膽但協調的藝術家…。

無論走到世界哪一個角落,穹蒼間總述說著上帝的奇妙,天地中處處可見祂的作為。

在澳洲雪梨的教會裡,我看見人們同樣為柴米油鹽、孩子升學而掙扎;在中國貧瘠的內陸,主內弟兄姊妹因著同屬於上帝的兒女,可以互相享用僅有的物資;富裕的北美教會、信主不易的中東教會,難免面臨疾病、婚姻、工作、親子、精神壓力等問題。但是,普世教會中,卻都感受到上帝對人的憐憫與恩典,也在堅持信靠上帝中,經歷祂的權能和恩典。

飛機把我載來載去,我在不同的空間中存在,我已經踏出腳步,離開物質上的家,但是家的渴望依然被滿足,因為我一直在天父的家中,以祂給我的眼光,欣賞祂手所鋪張的一切,發現祂心所披露的恩慈。原來,因著找到天父,我一直人在家中,不曾遠離。


作者:謝琇蓮(傳道)

責任編輯:錢慧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