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姐姐 顧靜玉 : 發揮優勢,助跑人生

圖片來源 : unsplash.com
圖片來源 : unsplash.com


小時候有很多親友家長們的意見和自身的虛榮感,會做很多當時看起來最好的選擇,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只有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才能事半功倍,得到有效的成功,給自己一個發揮圓滿的喜悅。

我從小就是一個善於懂得偷懶的人,如果要睡四個小時得第一名,我寧可多睡兩個小時考第三名,我覺得人生還有很多在年輕時可做的事情,可惜我們在臺灣這個教育制度下一步也不能停,沒時間讓我們思考自己到底是誰,能做什麼,喜歡做什麼,也沒有機會嘗試開發自己的各種潛能。

我很幸運高中時能進入辯論社,有機會認識到法律,雖然我也對於傳統上念法律系的女生給別人的印象很恐懼,尤其我還是一個浪漫主義者,很想結婚做快樂幸福的女人,總覺得女律師一般不會有幸福的婚姻 (註1)。

但幸好我再次發揮了我不喜歡太過努力的性格,在高二自然組的時候雖然成績在班級是前三名,但自己想想實在沒有和自然組男生奮力拼搏的毅力、勇氣和興趣,所以決定按照自己最容易考上高分的情況去發展,利用數學和英文的優勢轉去社會組。果不其然,雖然後來地理、歷史考的都不太好,但勉強擦邊球進了台大法律系,其實當時的分數能夠去念商學院或外語系,可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對商學院沒有興趣,貿然從事,一輩子也沒辦法事半功倍,外文系更不是我這種性格的人能勝任愉快的,所以用排除法選擇了法律系。

在臺灣,一般大家對法律系有一些錯誤的認識,因為大家只看到法院的法官、檢察官,尤其是大陸法系,非常教條、死板,記憶背誦的很多。但還好我在大學期間在理律律師事務所幫忙,對商務律師有初步的認識,再加上我自己的個性不喜歡受束縛,讀了大陸法系後發現自己不適合做這樣的律師,我適合自己開拓市場。

進了台大法律系後,還是隨波逐流地和同學們一起考法官、律師,而且考得不理想,最後透過和同學、學長和出外旅遊的交流瞭解到,即使最後考上了我也不會開心,因為在這個體制下,我是沒辦法做自己的,所以最後決定還是去美國念書。

很幸運進了耶魯法學院,才真正認識到,作為一個英美法系的商務律師,對於能夠促成合同、合作,對公司的架構組建、通過重組讓公司起死回生,以及融資、併購和上市等對公司有幫助的律師,是件多有意思的事情。 在這過程當中,我慢慢清晰地發現了自己的長處。雖然做商務律師和錢打交道不是我的本意,但畢竟我自己發現擅長的是與人打交道,觀察,當機立斷,能夠做全面性的建議,把不可能化為可能。在每個案子上,先看到大的結構,想到法律面怎麼解決,怎樣做成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個是我個性上的優勢。 雖然中間也掙扎過,到底是把自己的優勢發揮到極致,繼續做這行,還是去追求自己的興趣。比如我很喜歡電視、電影作品,一直想自己去創作,甚至想做導演,但是最後發現人不能太任性,得先累積資本,興趣畢竟是興趣,當興趣變成事業的時候,不見得是件好事。

這一路走來,雖然至今為止看起來,我當時堅持自己的直覺和選擇是對的,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當中經歷了很多挫折與艱辛。我們臺灣教育制度下的英文水準,雖然考試沒有問題,但聽和說方面非常欠缺,我去耶魯念書的時候,托福才考了587分(當時滿分是640分),所以去耶魯念書的時候非常吃力,尤其在聽老師如機關槍一樣的英文講案例的時候真的非常辛苦,除了要用錄音帶回去反覆聽之外,還要跟上大量的閱讀,要增加英文詞彙和詞義上的瞭解,所以我也看了非常多美國的整點新聞甚至肥皂劇,因為他們講話速度相對比較慢,能夠增加我對美國生活用詞上的理解。

這個英文的問題一直始終是我作為一個外國人在美國本土事務所,尤其是頂尖事務所拼搏的時候必須時時面對的問題,所以其實這個問題一直懸在我的心頭。直到最後當我有幸在 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美國最頂尖的華爾街證券律師事務所,最後要升合夥人之前,儘管當時我已經懷孕8個月,老闆說我必須去史丹福大學旁修念英語文學。

此外, 雖然念了耶魯法學院之後,思想人生開闊了很多,但面臨到自己是臺灣人,父母在臺灣,就業環境的大不同,所有的親友都反對我在美國繼續發展,因為畢竟是別人的土地。當時有幸臺灣的律師資格考試錄取率從1-3%開放到10%,僥倖通過了考試,所以又回到理律法律事務所工作了一段時間。在這過程中,最後決定再次出國尋求工作機會,再次印證我的個性,從長官指揮在體制內做事不是我的強項。

到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上班的時候,確實是井底之蛙游到大海,完全沒有相當的專業知識和英文的背景下,必須努力奮發的過程。美國的英美法系,尤其在華爾街主要的幾個律師事務所,把資本主義發揮到極致的地方,所有的老闆對律師的表現都非常無情,不行就馬上走人,就算行,中間犯任何小錯也疾言厲色。在非常高壓的情況下,學習了所有的東西,所幸我還是有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德,覺得自己技不如人的時候,就埋頭苦幹,先不伸張,不要想到自己的委屈,只想到自己的不足。

最後經過三年的努力終於得到上級長官的肯定,在這種環境下,我一定要證明自己行,而不是希望長官賞識我提拔我。

從紐約、香港、矽谷、上海,現在又回到了矽谷,在美國律所排名前20位的美邁斯(O’Melveny & Myers)做合夥人,在這過程中雖然遭遇過非常多文化上的衝擊,面對真假難辨,善惡難分的法律和客戶市場,但中間還是完成過很多有意義的項目。 有很多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是我幫忙處理上市業務的,例如像一嗨租車、瀾起科技、康輝醫療、7天連鎖酒店、巨人網路、藥明康得、邁瑞醫療、土豆網等等。 在這過程中,有一家公司在財務總監進來之前,我幫助了公司老總預先想著上市前從哪裡融資、怎樣融資、怎樣增加公司的價值,以及維持創立人對公司的控制權,中國各省的合規問題怎麼解決,一步一步等融資到位後,幫助公司自己壯大,防止被兼併。

這家公司從2008年我開始幫他們做律師,終於在去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是一個從嬰兒看到成長,看到成功的喜悅的經驗。

發揮優勢,助跑人生,應該是我從高中畢業這麼多年來最真實的感悟。小時候有很多親友家長們的意見和自身的虛榮感,會做很多當時看起來最好的選擇,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只有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才能事半功倍,得到有效的成功,給自己一個發揮圓滿的喜悅,希望天下有心人都能認識自己,早日做快樂成功的自己。

註1:在亞洲,對於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來說擁有幸福美滿的婚姻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曾經嘗試過卻以失敗告終,於是,我吸取教訓,就有了現任美國先生,一個能真正接受我,為我的成功感到高興的生活伴侶。


作者:顧靜玉(O’Melveny & Myers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學經歷:
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律師事務所/Wilson Sonsini律師事務所/理律法律事務所/耶魯大學法學碩士/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