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姐姐 柯雯青 : 整牙變臉,創造顱顏陽光笑容

圖片來源: Ben Smith
圖片來源: Ben Smith

世人常以外貌定義一個人,因為我的幫助,使得嚴重齒列顎骨生長異常的患者,第一次可以用門牙咬麵條,因著擁有正常的臉而變得開朗自信時,我很感恩能在這個助人的行業打拼。

從小我對美的事物有特別的關注,去畫室學素描,參加大小美術比賽與書法比賽,最愛美術、家政與各種實驗課,舉凡動手做的,有成品的我都喜歡。

記得高中一堂美術課是畫建築透視圖,得了高分,心想我的志願就是建築師了。但聯考成績讓我走上牙醫師之路,當時心情是有點忐忑的。放榜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家對面的牙醫診所好好整理牙齒,才知道自己問題一堆,還需要做牙齒矯正,這些長輩牙醫師們也很熱心,邊幫我治療邊說明,從自己當病人的過程,漸漸啟發我對牙醫的興趣。

真正對牙醫系的喜愛,是在大學四年級以後大量專業的實驗課,很享受動手做的過程。我也參加社團,包括管絃樂團與口腔醫療服務隊,在服務隊我負責規劃與舉辦訓練課程,從下鄉服務體驗,教我很多跟「人」有關的課題,這是課堂學不到的。

自從醫院實習開始,我即與長庚結下不解之緣,今年邁向第25年。我的齒顎矯正學的恩師是黃炯興教授,他領我進入顱顏中心團隊,當時羅慧夫院長還在長庚,從每週的病例討論,跨團隊專科領域的腦力激盪中互相學習。顱顏中心有完整長期的資料庫,是學習與研究的寶庫。我有幸接上這個培育人才的階段,1997年赴美國芝加哥利諾大學分校醫學中心,學習顱顏矯正與外科,並修得學位。兩年中專心課業與研究,享受單身在外的生活,體驗不同的文化,訓練自己的語言能力,發現自己也有獨立堅強的一面。

我的工作就是要讓人的牙齒好看好用。在醫學中心的優勢是醫學資訊與技術不斷的更新,可以使用最新儀器裝置,讓齒顎矯正治療愈做愈精熟,也有機會挑戰困難病例。

其中,治療唇顎裂與先天顱顏畸形咬合不正是顱顏中心的使命,需要團隊合作。我們從新生兒就接觸病人與家庭,到他們長大成人,從嬰兒鼻顎塑形牙蓋板到18歲完成正顎手術與矯正治療,由不忍卒睹的顏面缺陷到接近正常人的陽光笑容。每當看到這些孩子們,因著家庭的愛與醫療專業照顧,他們心態健康,成為對社會有貢獻的專業人士,甚至克服先天的語言缺陷成為語言工作者,我心中充滿感佩。我也曾被病人問過,如果懷的是唇顎裂嬰兒,會怎麼做,當時我沒有答案,但如同羅慧夫院長說的,這是老天給特別的父母一個特別的小孩,經過人生閱歷的我,會坦然接受並積極求醫。

齒顎矯正曠日費時,需要長期耐心治療才會看到成果。因此必須與病患家庭建立長期的和諧關係,這是進入職場必修的功課。我平時的記性不好,開會記不住人名,忘東忘西,但我的腦子卻會自動連結上千筆患者的記憶,當名字跳出來,馬上聯想患者的口內狀況與進度,甚至是家裡阿貓阿狗事件。這也是在忙碌的看診步調中,一種難得的樂趣和調劑。

我喜歡在矯正初步進度時,稱讚鼓勵患者,看到他們由不修邊幅到細心打扮,變得正向自信,用功的學生候診安靜閱讀而後考上名校,聽著患者分享 「要結婚了」的好消息,而十幾年後,帶著小孩來做矯正,這些點滴都是我們開心的小確幸。

需要正顎手術的患者,把變臉的任務交給我們團隊,我們戰戰兢兢規畫治療步驟,以三維顱顏影像仔細規畫手術交給顱顏外科後,要到術後回診看到病人正常的臉與開心的表情,我們矯正醫師才真正放心。其實我並不贊成以外貌定義一個人,但看到嚴重齒列顎骨生長異常的患者,第一次可以用門牙咬麵條,因著擁有正常的臉而變得開朗自信,我很感恩能在這個助人的行業打拼。

以前長輩定義成功的牙醫師,是擁有自己的診所。而在醫學中心工作,則須分擔較多與實質收入無關的工作,例如教學、研究與行政服務,以及愈來愈多地評鑑工作。因此要待得住醫院,必須保持追求學術的熱情,提攜後進的能力,助人為樂的心,與團隊共榮的榮譽感,還有一點傻勁。醫院環境相對單純,夜診較少,可以讓我們兼顧家庭。對我而言,家庭固然會占掉一些人生職場衝刺的時間,但也是在職場打拼喘息充電的港口,是隔天再戰的動能來源。


作者 : 柯雯青(長庚醫院顱顏齒顎矯正科系主任)

學經歷 : 長庚大學顱顏口腔醫學研究所副教授

              台灣顱顏學會常務理事

              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部定專科醫師訓練機構負責人


責任編輯 : 錢慧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