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守信,一世情緣

尋人到最後,僅剩一位傳說移居海外的同學,我在一個月內連連夢了她二次。一些蛛絲馬跡讓我們不禁揣測,那位當年的模特兒女高音,三十年來是否飽受風霜?是否如同韓劇中女主角的悲慘劇本,遇人不淑、家逢變故、當小三被抛、海外失婚、甚至罹患憂鬱症……

卸下制服,遠離那群唸書打不敗、才藝戰不勝的綠衫人,二十多年來曾以為千山獨行,不必相伴,再也不用遇到那些文武雙全、才德兼備的北一女同學而感到自卑。

但就在2011年9月初,我的生活有了重大的改變。麗倩轉了一封email說明信,底下最後的署名是大學校園後未曾再憶起的名字,而此時的心情正像吃蜜餞般,鹹酸甜五味雜陳。

連絡上郭筱琪,才了解我算是第五個找到的,明明不想見,卻又擺脫不了對同學多年來的好奇與思念,於是我自告奮勇的說:「我在台灣有空也幫你試試……。」

然而,這行字一按出去,實已後悔,我幹嘛雞婆又多嘴?心想茫茫大海,時空變異,很多電話已改碼、住址已變遷、人已搬離,二十多年沒連絡,要找齊全班重聚豈是易事?但此時此刻,也只能硬著頭皮撩落下去。

就這樣台美二地,各守著一台電腦(那台隨時會罷工的XP舊電腦),一支電話。筱琪首先建立部落格,建檔分類,並把每個人當年考上的學校整理出來,展開了彼此的分工合作。

我們日以繼夜地在網路裡撈人名過濾;在電話那頭找同學;在回信中等消息。每每看到部落格裡有人加入,失聯表格又少一名,那股興奮的衝動誠如筱琪形容的,因找人而著迷 (obsessed) 下去不可自拔,且越來越有趣,越有成就感。

期待越來越升高,起初,我們只是希望辦一個同學會,最後,卻演變成為挑戰完成「一個都不能少」的拼圖而努力。

由於沒經驗也沒人可諮詢,只能完全土法煉鋼,雖然有時一天增加幾人,但也有十天半個月沒頭緒。

除了人拉人,還有憑著記憶,聯想當年每個人的朋友、興趣、專長與習慣等蛛絲馬跡外,還打到各校校友會、系辦公室請求協尋,甚至連某些基金會(大德安寧療護基金會、榕園統計文教基金會)捐款同名同姓的都不放過。我們厚臉皮地瘋狂打電話、寫email,只為在那蒼茫人海中找到熟悉的同學身影,這更讓同學家人對我們的傻勁開玩笑的說:小心會被當詐騙集團報警處理。

幸好那時還沒有個資法,更承蒙基金會承辦人員熱心協助牽線,我們居然可以在網路捐款名單中找到了二、三個。正當我們沈浸於喜悅歡樂中時,卻傳來某位同學令人悲傷的消息,我們透過書信連絡,最後逼出其弟說出實情,才知她早已在學成歸國後住院,再也沒出來了。

很快的,我們在二個月內拼到剩七人,但這也是我們最辛苦撞牆期的開始。在身心疲憊以及雜事工作待處理下,我建議先暫緩冷靜,決定用時間來等待奇蹟的出現。

在此之前,筱琪曾重覆從美國寄信到同學舊址或email校友會(因為我們認為這樣說服力會比較大,不會被當詐騙信處理),但均未有回音。同時在google裡繼續找人從未間斷。

無論中翻英,英翻中,追踪同學的學長姐、同學……,從美國到台灣,從台灣到上海,甚至到各企業,只要一絲希望,筱琪跟我總鍥而不捨,連慈濟、教會、大學、學校、機關行號等,總不厭其煩重覆打電話寫信詢問追踪,以致很多單位都知道有個北一女高三信正在四處找同學。不過階段性任務完成後,就因自己忙碌而偷懶,加上沒有時間壓力,除了知道確實已經搬家的同學外,剩下的並未去原住址一一確認找尋。

閒餘時,我們仍不放棄搜尋任務,然而跨過一個年頭,最後又回到原點,那顆洩了氣的籃球,彷彿在投籃中,一次次地從半空中掉回地面,無法進框。同時,其他濶別多年的同學,在部落格裡已按捺不住熱情的點火!

2013年,我們終於辦了二十八年第一次正式的同學會,並邀請班導童慧玲老師蒞臨。彼此相見,年少風華,青青重現,那相似的音頻,熟悉的身影,又讓大夥重回十八歲的美好時光,會後更約定2015年再聚。

時間的奇蹟果然在今年出現曙光,最後完全失聯的五名,在三十重聚籌畫中,黎珍珍推薦我代表信班參與,透過大會伙伴們的協助,我們又陸續找回4名,尤其是一開始就找錯方向整年的淑君。另外,也終於與平班合作共尋饒家姐妹花,才知「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而所謂伊人(淑君的妹妹)就在母校旁,透過其妹順利地找到了淑君。

最後僅剩”據說全家移民”而消失在地平線的尤美女,但這也才是夢魘的開始,一個比五十個還難找,甚至一個月內連連夢了她二次。

午夜夢迴,只疑惑著:為何夢見她?那好久好久以前的同學又來到我夢裡,惟佳人究竟在何方?最後只得死纏威脅著幼璇,直到她很努力地擠出高中記憶時的一個名字才有了戲劇性的轉機。

可是透過尤大哥捎來的是保護家人的奇緊口風,又拐彎抹角地暗示著消極而傷感的文句,讓我們不禁揣測,那位當年唱著淡淡三月天杜鵑花的模特兒女高音,三十年來是否飽受風霜磨練?是否如同韓劇中女主角的悲慘劇本,遇人不淑、家逢變故、當小三被抛、海外失婚、甚至罹患憂鬱症等等電視情節,更因遲遲等不到回音而想入非非。

為一探究竟,我們重新在尤大哥及其臉書中抽絲剝繭,始連絡上本尊,找回最後一塊拼圖。事實上,尤美女一直在北部,家庭幸福美滿,這才讓大家鬆了一口氣。

本班尋人起步算早,過程也算平順,四年來的激情已回歸平靜,三十年不變的班風及個性,依然默默守「信」在班網,激情不再,關懷卻永遠存在。一生守信,一世情緣,儘管相處似平淡的開水,但人生卻不能沒有水的滋潤,對吧?


作者: 信班 潘淑芬


責任編輯:丘美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