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娟 : 我的發條,始終上不緊

王文娟 配圖
圖片來源 : unsplash.com

從全職媽媽再度回到出版業,編輯的工作型態已經改變,這些工作內容全是我過去不曾接觸的,說穿了,我變成這行業的新人……也因此經常背地裡被同事放冷箭,也曾正面被嗆,甚至被羞辱。

站在廚房水槽前,涼涼的水流過指尖,一股幸福的暖流湧上心頭。

和我上下年紀,年近三十的女孩們,不論是為了成就夢想,或因生活所需,大都在職場上工作,在朝九晚五的步調中,承受著工作的壓力與辛勞。我卻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不必大清早在冷冽的寒風中趕著出門;可以親手調理女兒的餐點,時刻抱著她,玩著她,哄她入眠;可以在晴朗舒爽的天候裡,帶著女兒去公園溜滑梯,體驗著最單純最甜蜜的愛的互動。

當然,那些在職場上可以享受到的掌聲、成就、收入與光鮮的打扮等,我是無法擁有的,但我壓根不在乎。此刻我所擁有的,是夢想所求的。掌握這份簡單的幸福,我已滿足。

童年裡慎重許下的願望實現了

上有兩位野獸般粗魯的哥哥,是我童年的夢魘。

媽媽全部心思在工作上,習慣把我們這一窩小牛小羊們交託給大自然去養護。每到傍晚,小牛小羊歸隊返家時,看到了隔壁鄰居的全職媽媽,把家中五個女兒打理得像五朵花,乾淨、細緻、嬌嫩。而我,頂著一頭糾結的亂髮,穿著汗水與泥巴交織的抹布衣,帶著羨慕的心情望著那五朵花……。

然後回到家,面對兩個哥哥,開始學習男孩的戰鬥。

年紀最小又是女孩的我,很容易流於被頑皮哥哥們偷襲作弄的份。沮喪的心,經常渴望著媽媽溫柔的陪伴與呵護。也許是這份不滿足的意念吧,我期望擺脫小女孩的角色,去照顧、寶貝另一個小孩,夢想自己是個媽媽。

當夢想成為遠端的記憶,我已在現實的洪流衝擊下,踏入另一個夢想階梯。野獸哥哥們因果循環的進入放牛班,受氣包妹妹卻在反作用力之下,踩上升學的雲端,從此下不來。放牛班哥哥長大後,擔任父親事業裡的業務工作,可以逢人就笑,情緒放肚內;升學班妹妹卻變成喜怒形於臉上,疏於人情世故的呆子。

外語系的學歷在職場找工作不難,卻都是秘書或國外部業助之類的工作。我如夢遊般迷茫轉換了不同領域,從傳統產業到流行設計到科技業等,苦於找不到自己的定位。畢業兩年後,終於在出版業落了腳。外文編輯的工作符合自己愛讀閒書的興趣,又兼具中英文的需求,提筆為文更是信手拈來的小確幸。我肯定的告訴自己,可以在這個領域待一輩子。

當年的編輯分工細,文字編輯只能處理文字內容。工作兩年後,不安份的腦袋開始感到快崩盤了,覺得這工作雖好,怎麼卻有點像雞肋。

救命恩人出現了,竟然是出版社老闆!就在我婚後懷孕三個月,身體開始不適,考慮……,仁慈的老闆提出一個創新德政,讓編輯們帶稿子回家工作,且薪水照付。瞬間雞肋變雞翅,還長出羽毛,載我自由飛翔!

這一生最甜美的日子來臨了。幸福的待產七個月,每天以書稿、音樂和充足的睡眠餵養腹中的孩子,迎來了一個不哭不鬧卻愛笑的女兒。她陪伴著我,回到「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的童年夢境。我變身為全職媽媽,兼職編輯。

從高藐的雲端回到堅實的地面

一天,望著女兒的臉,天真的眼神裡充滿了對我的信賴,我震撼了,應該說是起了擔心。想到心愛的孩子如果有一天在路上跌倒了或遭遇困難,有人會對她伸出援手嗎?如果希望有,那麼我自己是否也該扮演那個隨時準備對別人伸出援手的人呢?

我是嗎?不是。我連對別人微笑、打招呼都懶,遑論廣結善緣,憑什麼希望別人善待我的孩子?深深感到慚愧,我這樣的媽媽值得孩子如此信賴嗎?不,我必須改變自己,為了孩子!

雲端上的女孩至此降落到地面人群裡。從此,我開始跟附近的鄰居、店員們微笑點頭聊天,也會摸摸別人家的小孩,主動問候、讚美。看到別人親切的逗弄女兒,心中也覺得寬慰。

與人為善,學做人,是當了媽媽才學會的。回顧以往在職場,樂於當編輯,是因為工作唯一的要求就是把書編好。躲在字裡行間,可以名正言順逃避人際關係這門課。依稀記得曾經有編輯同事在離職前告訴其他同事,離職的原因之一是,「文娟戴著耳機,整天看稿不講話,給人很大的壓力……。」當時自己聽了,只是笑笑,不當一回事。

生命是一連串追求平衡的過程。過去,我在天秤的這端遙望著高遠處的那一端,蘊蓄出全身滿滿的能量。待衝刺到彼端,卻發現在另一端的自己仍舊失衡。命運給了我一份大禮,透過慈悲的老闆和孩子,重新擺放我在天秤的位置,協助我達到平衡。也許就因為內在平衡了,我才有能力檢視自己,修正自己,再以自己的步調,進入下一個人生的修練課題。

兩年後,公司更改政策,要求編輯們回籠。我拒絕,也辭職了。感覺自己還沒過足這個全職媽媽的癮,還想跟孩子玩下去,同時也計畫生第二個孩子,繼續玩!

感謝兩個孩子把他們最可愛的童年時光送給我。與其說是我在照顧他們,不如說是他們在滋養我。儘管身邊的親友們不解,甚至嘲謔我這樣的學歷竟然在家帶小孩,浪費教育資源。隨他們笑吧!

對於人生,我有自己的規畫與步調。自己還年輕,隨時有機會再出發,但是孩子的童年不等人,我必須把握。另一重點是我深知自己內在不夠堅韌,很容易對不認同的人或單調的事物心生厭煩不耐,想要閃躲。可是有什麼任務比照顧小孩,更磨人的堅忍與耐性呢?利用這段時間,我得以重新調理自己,蘊蓄自己內在的能量。

考慮到將來要重返職場,不能脫節太久,兒子六個月大時,我開始零星接外稿暖身。兩年半後,心中出現一個念頭,玩夠了,該回職場了!把這個想法告訴出版社的編輯朋友們,透過他們直接的訊息和引薦,一星期後,我找到工作了。再度出發,心中下定決心,絕不當逃兵。

重返職場,新的人生向度

再度回到出版業,編輯的工作型態已經改為一條鞭制,從最源頭系列書籍的開發企畫、文案,到與作者定稿、文美編進度控管,以至於掌握印刷條件、成本估算,肩負書籍銷售量,跑行政流程等,包山包海全是編輯的責任。作業上對電腦的大量依賴,也超乎我過往的經驗。太好了!我喜歡這樣的工作,有挑戰性,每個環節都是一個領域,全新的天地。

另一方面,這些工作內容全是我過去不曾接觸的,說穿了,我是這行業的新人。很尷尬,頂著資深編輯的身分,經驗卻連工作一年的年輕人都不如,噩夢開始了……。經常背地裡被同事放冷箭,也曾正面被嗆,甚至被羞辱。

奇妙的是,面對這一切,我竟然沒有悲憤逃離的念頭。被打臉,還冷靜的與對方互動,謝謝他們讓我看到自己有待改進的地方。

職場生存學裡,做好分內工作不難,真正要學習的是如何讓合作夥伴心無芥蒂的配合;如何在你正辛苦奮鬥時,旁觀者不眼紅,不說三道四;如何理解別人的需求,甚至願意把機會和榮耀與他們分享。

說這些,並不表示我一直做得很好。不!我是從不斷的犯錯中學習到的。當年以為自己領略了與人為善的道理,待重返職場才發現那僅只是皮毛,要走的路還很長。再出發至今將近二十年,遇到過各種人事的衝擊與艱鉅任務的挑戰,還有家庭與事業兩頭燒的煎熬,漸漸體悟到,所有擦身而過的人,都是有緣人,都是為了我的成長蛻變,而戴上不同面具的貴人。

幾年前,我辭去總編輯的職務,朝夢想的更核心邁進,開始創作小說、圖文繪本等,也成立文化協會,嘗試跨領域整合文化與其他產業,並提供大學生實習的機會。

回顧過往,如果沒有當年在家充分的休息、培養心性,相信自己撐不了這麼久,還能積極懷抱前進的夢想,以及傳承經驗給年輕人的使命。

想到龜兔賽跑的故事,自己其實比較像兔子。相較於完全不休息的烏龜,兔子只是在想休息的時候休息罷了。是誰任性?難說!儘管醒來,烏龜已經贏了,但是人生不是只有一個階段、一個目標而已。以兔子的爆發力和適時的自我調節,反而可以走得更久更遠。

年輕時,我人生的發條始終上不緊。日後其實也沒栓緊過,就只是堅持到底而已。發條的鬆、緊或許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了解自己與否,能不能針對自己的問題作修正,掌握自己的節奏,在願心中歡喜行走。

作者 : 王文娟 (晶琦文化協會理事長)

學經歷 :
摩客訊息科技顧問 / 日月文化出版集團總編輯 / 聯合文學出版社副總編輯 / 正中書局副總編輯/麥田出版編輯 / 清大外語系 畢


責任編輯 : 丘美珍

廣告

對「王文娟 : 我的發條,始終上不緊」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