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工程師姐姐 仇光苹 : 跟隨環工本心,不忘濟世初衷

照片來源:Unsplash
照片來源:Unsplash

作為環境工程師,最期望的就是對環境對人類有貢獻,設計飲用水或廢水處理廠、焚化爐,採用永續發展技術等等,和教書傳播知識同樣對社會有助益。

土木/環境工程師似乎是誤打誤撞,又像是苦心經營出來的。

從小就被灌輸的觀念是,數學好、物理好就該念理工科。老實說,年輕的我實在不知道理工科這麼廣。就算念了,也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糊里糊塗的照著分數跟著名校填志願,進了台大農工系(現已改名),還是對未來毫無所知,結果一步步走上了土木水利之路。

一路走來,雖然念到了土木水利碩士,卻提不起太大的興趣繼續走下去,終於在出國念書時順利的轉到環工的路,一方面環工是土木相關領域裡我最感興趣的,一方面從很早就非常關注對環境危害的議題。

念博士時很幸運的跟到一位很好的論文指導老師。當時並不知道,但現在我會忠告要念博士的學子,尤其是出國念書,雖然學校很重要,選對指導老師更重要,因為這會影響到將來要走的路

我念的普渡大學地處美國中西部,是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可能不是人人皆知,不過我很引以為榮有個第一位踏上月球的太空人校友——阿姆斯壯。

我的指導教授當時要找一個有水利背景的學生做一個實驗,實驗很花時間,但是提出了一個關於紫外線殺菌系統功效的新理論。結果我的博士論文在一個國際會議中發表,被選為最佳發表論文,也引起注意,帶給我第一個非學校研究助理、助教的正式工作。

畢業後,收拾行李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倫敦(不是英國的倫敦)。那是一家不算太大的加拿大上市公司,卻是全世界最大的紫外線殺菌系統製造商,主要用於飲用水和廢水殺菌處理。

在研發部門工作最興奮的事,是當你看到設計的系統經過大小測試,最後成為產品,真的很有成就感。我們研發的產品也申請取得專利,雖說專利不是一個人的,但是同樣感到驕傲。除了專業,在此我也領略到一個真正的領導者的風範。看到一個領導者如何以身作則,激發創作,如何感化影響而不是用權威控制管理部屬。

很多人笑問我,專利拿了多少錢? 我有三個專利, 但一毛錢也沒有。在公司研發出的專利實際上屬公司所有,因為是公司的投資成果。大多數人不知道,有些專利最終並沒有產品,只是為了要排除他人從這些點子製造、使用,或進而發明其他專利或產品。當一個新的概念剛開始發展時,完整地記錄下所有研發的過程是很重要的。在申請過程中,專利律師有很關鍵的地位,需要你提供所有概念發展的證據,尤其是開始的時間,再從已有的專利决定可申請的範圍。其實有些專利律師是工程背景出身,有一個同事在專利申請過程後,就決定轉行當專利律師。

在加拿大的日子,最令人懷念。雖然嚴冬較長,但是看到樹枝冒出嫰綠的芽時,你會倍感初春和煦陽光的溫暖。雖然車子陷在還未鏟雪的小路上是件惱人的事,但是當有陌生人來幫忙推車時,陷在泥淖裡也不那麼糟糕了。

要離開加拿大、離開一間很好的公司,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當初走環境工程是基於擔憂環境的破壞,想要貢獻一點微薄的力量,但是改善紫外線殺菌系統的功效,對環境的貢獻似乎不能滿足我的預期。

就在此時,我同時拿到了一份大學教職,和一家美國工程顧問公司的錄取通知書。考慮了很久,覺得環境工程是很實際的工作,而我的經歷還需加強,毅然決定加入工程顧問公司的行列,來擴充我的工作知識範圍。於是我再次提起行囊,從嚴寒的加拿大來到陽光明媚的加州。

一加入馬上就負責兩個薄膜的研究計畫。雖然有資深工程師幫忙,但是大部分的工作落在我身上。除了分析資料以外,大多數的時間是寫郵件,打電話向別人索取資料。寫報告可能是很多職業必備的基本功力,對不擅長寫報告的我,寫英文報告更是一大挑戰。寫博士論文時,有指導老師幫忙修改,之後寫的國際會議論文都不算太長,很容易找人幫忙修正。現在看著好端端站在書架一角的,那一本厚厚的研究報告,真不敢想像當時是如何一邊面對老闆的批評,一邊掙扎著絞盡腦汁改報告。

調動到上海,原本也不是預期的事。有一天同事告訴我,上海辦公室要找一個懂得薄膜而且中英文流利的人。我心想自己從未在亞洲工作過,且中國確實有很多環境污染問題,便決定內部轉調,試試新的環境,看是不是能做更多的事,就這樣離開了加州。

工程顧問公司一般是做公共工程,完成一個計畫需要很多人的努力,所以團隊合作的精神非常重要。從北美搬到上海前最擔心的是需要調適不同工作環境文化差異,一般來說,工作環境文化跟隨著公司背景、領導者的作風、大環境文化而改變。我姊姊甚至反對我搬到上海,覺得我的個性太容易相信別人,再加上在北美工作的經驗,到上海一定會無法適應,被人排擠欺負。讓我訝異的是,上海辦公室的同事都很好相處,讓我非常容易地融入他們的環境,一點也沒有一直擔心的工作環境文化差異。

好景不常的是,到上海不到半年,公司決定要重組上海辦公室,我必須選擇離開公司,或是轉調到其他辦公室。

對有些人來說,這可能是在私人企業工作最大的問題,就是工作沒有保障,或者說風險較大。也有人會把不知何去何從的情況當作一個困境,但是若換個角度來看,這卻提供了更多其他的機會,也可停下腳步仔細想想未來。經過一番搜尋,考慮到我才搬回亞洲不到一年,不想這麼快就搬回北美,衡量所有狀況後,最後決定轉調到新加坡。在這之前我從來沒到過東南亞,在還不是很清楚的狀況下就搬到了新加坡。可以說這是在跨國公司工作的好處,要轉調其他國家工作算是容易的。

新加坡辦公室不算太大,在這樣的辦公室工作的好處就是有機會從全方位學到不同的東西。從與客戶見面、寫標書、專案管理,樣樣都要參與。在工作中最常面對的是沒有碰過的問題,挑戰是要能夠不畏懼學習新的東西,從不同方向思考去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

新加坡是個不大的國家,水資源有限,為了長遠的國家安全目標不要仰賴鄰國供水,因此水資源開發及相關研究成為國家發展重點,建立成一個國際樞紐。我常有機會和高階政府官員或私人單位主管接觸,包括部長、公司董事長等等。對我來說,開拓了視野,對一般問題有更全面的看法,明白了有時候問題不是工程技術可解決的。

在此我也實現了另一個志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帶一門廢水處理廠的設計課程,和年輕人分享經驗。作為環境工程師,最期望的就是對環境對人類有貢獻,我想設計飲用水或廢水處理廠、焚化爐,採用永續發展技術等等,和教書傳播知識同樣對社會有助益,我也很榮幸有機會在此寫下我的經歷和你分享。


作者:仇光苹( 新加坡 AECOM水資源和城市發展部技術總監)
學經歷:
MWH技術開發經理(新加坡)/ MWH(美華環境工程)水和廢水處理技術總監 (中國) / MWH高級工程師(美國)/ 特潔安技術公司 (Trojan Technologies Inc)研究員(加拿大)/普渡大學土木工程博士/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碩士/台灣大學農業工程系畢


責任編輯:王文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