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班尋人啟事: 一柬給未來的邀請函

圖片來源: Franck  Minez
圖片來源: Franck Minez
教英文的阿炳老師,接到邀請回電了:「我想了兩個星期不敢打,妳確定我教過妳們班英文嗎?」「老師老師,我確定有的,我有拿過您的很多講義,然後我都沒有背完,真的,我是您的學生,請您放心。」

我們嚴班的重聚之旅,其實要從大約七年前,劉喵的一封跨洋明信片說起……。

「妳甚麼時候回基隆? 有一封從美國寄來的信,回娘家時記得拿。」媽媽在電話那頭叮嚀我。

眼前高中同學劉喵令人熟悉的字跡映入眼簾:

「我親愛的嚴同學們,一柬邀請函,約定一個未來的群英會。緣起二十多年前的光復樓,一千多個日子,我們共有。親愛的北一女中43屆嚴班同學,懇請妳到以下網址與妳的嚴班老同學生活聯結。不管這一趟尋覓會多久遠,懇請妳讓這個約定有個未來可期。」

那時FB和Line還不甚流行,循著劉喵留的電子郵件帳號和部落格網址,開啟了我班同學重逢之旅。

從小黃新屋入厝趴、允真國家音樂廳合唱趴、瑞芸返國登山趴、台大文學院露台趴、雙十國慶政大趴、華山文創buffet趴……一次又一次的聚會,聊也聊不完的話題中,很快就重燃失聯已久的少女情誼。

有次聚會,瑞芸提起北一女三十重聚的傳統,我班立馬模擬推派班級聯絡代表。熱心的苗婆義不容辭,老蔣和我凱然允諾充當副手……金三角名單一年多以前就出爐了!令人頭疼的是,如何從固定幾位聚會的同學群,由線拓展成面,尋找茫茫人海中的其他同學呢?

看來還是先拿出畢業紀念冊,大家各憑本事分頭進行,並隨時在Line 上和同學分享進度,發揮柯南辦案抽絲剝繭的能力,以攀親帶故的纏功,外加娘家基本盤的加持,總算成功的找到44 位同學歸隊了!

「魏媽媽妳好,杏如今天有回來嗎? 」大年初二因此找到幾位回娘家的好女兒;Baby發揮柯南辦案功力,居然僅靠捐善款及書記官兩條不搭嘎的線索,谷歌海搜到在地檢署的晶如同學;苗婆透過FB叨擾小龍女的名人律師老爸達陣,我Line國中同學找到她的大學同窗、我的高中同學淑瑛,三十重聚連絡人群組有同學認識肖音的哥哥……其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小龍女同學,原本忐忑猶豫的她,竟來信分享自己歷來的工作與婚姻經歷,有種失而復得的歡悅。

也隨著大部分同學慢慢聯繫上,在九月就迫不及待的先來個班聚。三十年悲歡順逆起伏,每個人的人生都比小說還精彩,大家都曾是他人眼中天之驕女,經過現實人生的歷練,面容依舊似當年,卻都多了經驗與智慧累積的成熟與美麗。遺憾的是,還有三位同學即便透過戶政協尋也無所獲,繼續努力,繼續努力。

整個尋人過程酸甜苦辣是種負擔也是甜蜜。在那段尋人的熱潮中,隨著Line 上一個又一個歡迎同學加入的熱烈歡迎聲,以及互道近況的留言,每日都有值得回味的高中往事。大家記得的片段不同,拼湊一個又一個故事,也燃起同學想要尋找老師的熱情。老蔣自告奮勇與導師聯絡,她分享聯繫過程,活潑生動到讓大家如身歷其境,再次轟動全班,也將對重聚的期待帶到最高點!

透過母校聯繫已退休的嚴班陳炳榮導師(暱稱阿炳老師),留電話後等了一天,兩天,三天,一個星期,兩個星期都過去了,心中正納悶為何老師沒有來電,揣測可能老師不想參加重聚吧!

這樣想時,手機響起,傳來熟悉的台灣國語:

「我是陳炳榮,請問妳是給我電話的北一女畢業學生蔣靜怡嗎?」

「老師老師,我就是啊!」

阿炳老師響起爽朗的笑聲:「我想了兩個星期不敢打,因為我覺得記不起來妳是誰啊!嚴班啊!現在北一女也已經消失了,妳真的是嚴班嗎?」

阿炳老師真的回電了!!!振奮的我趕緊回覆:「老師,我當年有做過區隊長,你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誰了,我沒有敢騙老師的!」

「妳確定我教過妳們班英文嗎?」

「老師老師,我確定有的,我有拿過您的很多講義,然後我都沒有背完,真的我是您的學生請您放心。」

阿炳老師接著跟我閒話家常,表示學校來電後他苦思很久,應該真的是他的學生,因此他想了兩個星期回憶一下,再打電話給我。

我先向阿炳老師報告本班英文好的人太多,包括很多同學已經是教授常出國開會。還有很驕傲地說,本班同學陳瑞芸是北美地區同學會的召集人,更使我們嚴班顏面有光。阿炳老師說:「這是當然的,我們教學生,都一定要青出於藍的!」

印象中阿炳老師蠻害羞的,當年教書的時候好像都不太敢跟高中女生說話,也很嚴肅的感覺。如今阿炳老師已屆八旬,身體硬朗,經常爬山,說話聲音更爽朗。

「老師,重聚當天我們同學會在捷運站接您,等老師一起到會場。」「不用不用!妳真的不要這樣做,這種作法太不科學了,這個時代已經有手機了,我會帶手機走到會場門口,然後打給妳,妳再出來找我就可以。」正被老師的金玉良言深深感動之時,阿炳老師突然詢問:「靜怡,妳確定我真的有當過妳們嚴班的導師嗎?我,想不起來啊……」

傳授護理的陳碧珠老師,當年的震撼名言:「同學,妳們務必記得,母奶一定要餵42天,沒有餵滿42天的同學,媽媽不及格!」老師之言言猶在耳,同學在Line群組裡面已經七嘴八舌的討論:「我,我,我沒有餵到42天,我不是不願意,我真的沒有奶水啦……」大家互相糗了一番,決定還是趕緊邀請陳碧珠老師重新聆聽她的教誨最實在。

女老師果然細心,馬上詢問我班上同學都結婚了沒,尤其我有沒有結婚,我跟老師報告:「老師,我沒有結婚,班上也有不少同學沒有結婚,不過大家都有傑出的事業表現。」

「不行!妳要告訴同學,女生一定要結婚,說是陳老師交代的,這我當天要好好地向你們講這件事情的利弊,女人要結婚。」陳老師補充,「不過,我沒有結婚,因此我可以告訴妳們這單身到老的缺點是什麼,很公正喔!」

陳老師說:「真是的,妳們這屆嚴班最有良心!我跟其他班都很好啊!怎麼她們都沒有電話來邀我!」「老師,真的真的,我們嚴班最有情有義!您到現場被其他班發現可別被拉走去跑桌啊!您一定要非常嚴正地講說,我已經被嚴班包了!」

作者 : 嚴班聯絡人共筆


責任編輯 : 丘美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