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經理人姐姐 張致威 : 就算輸在起跑點上,我依然是女神(龍)

圖片來源: wall.alphacoders.com

圖片來源: wall.alphacoders.com

回顧過往,我是輸在起跑點的。外商銀行裡幾乎是國外MBA名校校友的天下,而我大學的學歷,在這裡其實是幾乎不及格的。這樣一路跌跌撞撞,辛苦打拚,抱持Discipline(紀律)Commitment(承諾)Love() Passion(熱情)的態度,以及快準的策略,才有今天的成績與在業界的影響力。

我從清華大學經濟系畢業後就進入金融業打滾,當年正值股市蓬勃發展,也就順勢進入台証證券資本市場處,一年半後跳槽日盛證券。

1995年因緣際會被挖角進入花旗銀行, 一待八年。2003年隨著當年花旗銀行的總經理與一群主管一起跳槽到中國信託。當時此事在金融圈還造成不小震撼, 金融圈的還稱我們這群人為「小花幫」。

兩年多後,小花幫的主管們陸續各奔前程, 我也輪流被這些花小主們傳召, 於是 2006年起開始週遊列銀行。

先是匯豐銀行, 然後巴克萊資本, 然後大眾銀行, 接著又第二次進入匯豐銀行。2011年9月進入澳盛銀行,擔任金融市場聯貸處處長直到現在。

算起來我前前後後待過七家銀行、兩家券商,我們這屆應該很少有像我這樣趴趴走的吧! 其實我原本的計畫是大學畢業後,先工作個幾年再出國念MBA, 然而卻一路捨不得放棄工作機會而未成行。

既然出國念書的機會成本很高,就半工半讀 (一邊工作一邊自修苦讀),拚死拚活地在將近40歲高齡時考上了 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 (CFA) 與 Financial Risk Manager (FRM) 兩大國際金融證照。後來還去台大念EMBA, 但是因為沒空寫論文沒拿到碩士學位。算起來我在金融業打滾已超過1/4 世紀,其中在銀團聯貸圈的資歷長達17年。

「銀團聯貸是啥? 」官方說法是:「聯合兩家以上的金融機構,依照相同的承作條件,共同授信予一個或數個借款人(債務人)」,白話一點就是「揪(銀行)團借錢給大客戶。」

每個聯貸案的金額都很驚人,少則一億美元,多則超過二十億美元。債務人有時是一家公司,有時是四、五家甚至超過十家公司,反正都是重量級的大型企業。

貸方銀行團少則五家,多則超過三十家銀行,本土銀行、外商銀行都有。一個案子從被客戶(借方)委任擔任主辦銀行開始,到完成簽署聯貸合約,大致是10 ~ 16週,所以時間是非常緊湊的。

我的工作是主辦銀行,也就是扮演借方與貸方銀行團間的橋梁,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將立場對立的兩方,費心兜在一塊兒達成協議,而且成交金額還得不少於客戶(借方)所委任的金額。借貸雙方又大又多,意見更多,立場衝突卻也都得罪不起。

參貸銀行團裏必須揪到重量級的銀行,來幫主辦銀行抬轎,否則動輒新台幣百億的案子是無法成局的。然而這些重量級的銀行也都有銀團聯貸業務,也都是我的最直接的競爭對手。要讓這些競爭對手將案子的主辦地位輸給我之後,還願意參貸來幫我抬轎,實屬不易,無非是將最大的競爭對手變成最大的客戶, 這是我的工作上最具有挑戰性的地方,也是樂趣之所在。我就不信,全世界的MBA教授,有誰會敎你這款的「豬羊變色」?

一路跌跌撞撞,辛苦打拚,今天的我雖然在業界有不錯的成績以及一定的影響力,但是回顧過往,我是輸在起跑點的。

怎說輸在起跑點呢? 我前後待過七家銀行,其中五家是外商銀行。在外商銀行裡,幾乎都是國外MBA名校校友的天下,而我清華大學經濟系的學歷,其實是幾乎不及格的。年輕時在這樣現實的環境很被瞧不起,因此我的資源與機會都比別人少。但是當初瞧不起我的人現在個個都跌破眼鏡,不得不佩服我 。

我憑藉的不是八字重、不是運氣好,而是我比別人更拚命。但光是拚命不夠,還得有策略。Not just work hard but work smart. 因此就算輸在起跑點上,我依然是女神!

一路走來,如果用三個關鍵字描述我的職場生涯,我會選擇 “快、狠、準”。

快:市場瞬息萬變,我必須比市場反應更快、應變更快,否則早就被市場淘汰了。

狠:我對於工作效率與品質的要求很嚴格,忙起來幾乎是六親不認的。這一點不太好,男朋友跑光光,家人也很難過,不要學。

準:策略方向與趨勢判斷都得精準,才能搶在競爭者之前取得商機。決策錯了,就全盤皆輸。

還有一個字描述我也蠻貼切的:“宅”。因為我現在是以辦公室為家,以家為辦公室的大宅神也。

回想過去的歷程,有些事情跟我想得不一樣,而且真的差很大! 原來銀行家不是下午3:30就可以下班的爽差,而是地表上最爆肝的行業。國內外市場大環境的改變,現在台灣已是嚴重的over banking,在強大非理性競爭的壓力下,銀行很難兼顧業務成長與風險控管。

既然如此,要如何面對?答案是:奉行藍海策略對於市場大環境的趨勢變化,隨時維持高度敏感與警覺性,以「您還沒想到的,我們已先作到了」的精神,提供客戶前瞻性解決方案。

一路走來,我堅持的原則是:

      1. 損人利己者,不為。當然我也做不來,不是因為我的情操有多高尚,而是骨子裡沒這款DNA。
      2. 損己利人者,量力而為。我不是耶穌也不是觀音菩薩來拯救人類的,自己要先顧好,才有餘力助人。
      3. 利人利己者,大為。(這一點就不用解釋了。)
      4. 受人涓滴,湧泉以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吾必加倍奉還。(這一點也夠清楚了,也就不用解釋了。)
      5. 不要只想著吃乾抹淨。“The winner takes it all.” 雖然很爽,但是路走不長。創造多贏,讓大家都爽,才是把餅做大、路走更久的王道。

至於我在人生中抗拒過什麼誘惑?應該是曾經拒絕嫁入豪門當貴婦吧。這些經歷對我及別人造成的影響是在台灣的金融圈,從此有了我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怪咖來亂,令同業恨得牙癢癢,卻又愛死了跟我合作。

要做好這個行業的工作,要具備的條件就只有態度、態度、態度(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態度決定高度,高度決定格局,格局決定了結局。

究竟要怎樣的態度呢?四字以蔽之: Discipline(紀律)、Commitment(承諾)、Love(愛) 與Passion(熱情)。 對於工作,要有執行力(Discipline of execution) ,要追求卓越(Commitment to excellence),對於生活與生命要有愛。 無論是工作或生活都要有熱情。熱情是工作與生活的動力,解決壓力最好的方式不是放鬆,是熱情!

如果今天我能穿越時空回到三十年前,面對著當年穿著綠制服的自己,我會先跟三十年前的我說聲謝謝,謝謝當年的我活得瀟灑、活得自在、活得精彩、活得漂亮、禁啥搞啥,搞得教官與老師雞飛狗跳熊熊要起笑!

至於現在的我要給三十年前的我哪三個忠告?

活在當下,說愛趁現在。

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做自己就好。

態度,還是那四個字“Discipline, Commitment, Love and Passion”. (我覺得這四個字比「禮義廉恥」 還管用耶!)


作者:張致威(澳盛銀行金融市場聯貸處處長)

學經歷:
匯豐(台灣) 商業銀行環球企業既資本市場處 資深副總裁 / 大眾銀行企業理財處 暨 金融同業處處長 / 巴克萊資本董事 / 匯豐銀行 台北分行資深副總裁 /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投資銀行部 協理 /花旗銀行副總裁 / 日盛證券資本市場處 副理 / 台証證券資本市場處 專案副理 / 清華大學經濟系畢


責任編輯 : 錢慧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