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燁 : 生涯選擇的背後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來源:Unsplash

女兒今年考大學,我才發現我很想給她建議又沒辦法。她們可能一天一想法,又容易受同學影響。選擇的背後是什麼,是不是符合你本身的興趣和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每個選擇就像塔羅牌裡的惡魔牌,要得到什麼,要看你付出什麼。

現在除了寫科學論文,大概有快三十年沒寫這種文章了。雖然現在學測申請的方式讓孩子們有更多自由意志,但是看交叉查榜的結果,就知道很多小孩是亂選的,他們對這些科系和未來的職業並不了解。三十年前我們大學聯考,考到哪兒就念哪兒。運氣好的像我,發現所學的是我的興趣又符合我的能力,大概只有我們一班的五分之一吧!

兩年前兒子準備考大學,有一天回家跟我說他在學校作的性向測驗的結果是適合念「社工」。我很訝異,做測驗居然能看出他是個脾氣好,很有愛心、又很能交朋友的人? 好厲害的性向測驗,但是兒子可是三類組的啊!國文、社會都是他的弱項,實在不像是念一類組的。

還沒等我糾結完,過幾天兒子又跑來跟我說,他決定要念心理。嗯,從一類組進到二類組了,好吧!問問原因,原來是老師在課堂上播了一個跟心理醫生有關的電影,所以他終於找到人生目標了。再一問,他好多同學都要念心理!

這一窩蜂的風氣真可怕,他老爸在家裡不管說什麼都沒這電影有力。但是結果當然不是念心理,出題老師解決了我們的困擾。那年學測的數學、自然都特別難,文科弱的人只好指望指考。指考的物理、數學又特別難,物理考不好的很自然的就到了物理不計分的植病系。兒子現在天天告訴我線蟲有多重要,運氣不錯,他還真喜歡他考上的科系。

今年輪到女兒考大學,可憐的媽媽又到處去問某某系如何等等。結論很可怕,做一行怨一行,很多人的答案是類似「我兒子如果來念這個我就把他打死」之類的話。我不敢給她建議了,只能旁敲側擊的問她:「覺得某某系如何啊?這個你有興趣嗎?」

有一天,她忽然跟我說想念經濟,而且煞有介事的看起了《蘋果橘子經濟學》。好吧,老媽是很民主的,雖然很意外!她是三類組的班,一問之下,發現她班上不少人都要念經濟。這是最近的流行嗎?過一陣子,女兒又說要念機械,然後把家裡的電視機拆了,接下來又是改物理,又說她的志向是當「女泰山」,反正選來選去就不是三類組的科系。嗯!最後女兒選了地質科學,還算是符合了「女泰山」這一項。

今年我們三十重聚,有同學提議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我想加入出這本書的原因,是因為女兒今年考大學,我才發現我很想給她建議又沒辦法。她們可能一天一想法,又容易受同學影響,不如我們這些學姐們把自己的經歷說出來,讓她們了解這些選擇的背後是什麼。我們北一女的「不認輸」的個性是很像的,但現實上身為女性,未來又是媽媽,面對的問題永遠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問題。

如果我們能趁這次同學會的機會把我們這三十年來的人生旅程整理出來,寫成一本書,那很有意義。希望這本書可以變成高中女孩選擇未來方向時的參考書,比如說,不要因為成績考太好,就一定要當醫生或律師;某個行業可能薪水很高,但會爆肝或一天到晚要世界走透透。某個職業它真正需要的專長是什麼,是不是符合你本身的興趣和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每個選擇就像塔羅牌裡的惡魔牌,要得到什麼,要看你付出什麼。

在選擇未來的方向時,有很多人可能是從小就有「我的志願」,我卻是有些「隨波逐流」的感覺。我的爺爺是有些重男輕女的,生到第三個女兒,也就是我的時候,我媽都哭了。但因為我小時候長得挺可愛又聰明,老實說,除了弟弟吃飯不用自己添飯及玩具較多以外,我爸媽對四個孩子是一樣的疼愛。

對於沒什麼家產的外省第三代而言,從小爸媽就說他們能給我們的唯一「嫁妝」,就是讓我們讀到「國立大學」畢業。因此爸媽對我們的學業非常重視。小學五六年級,我遇到一位讓我們班上同學們至今提起仍「餘悸猶存」的導師。

分班第一天,我到了新班級,就看到之前就在這班的同學們,正在以令人不敢相信人類可達到的速度自打耳光。我傻眼了,好像不只手在動,臉也配合一起動。以前的國小一班大約五十幾人,所以老師一定得比較兇,才能制得住這麼多學生。我們這位老師又是年級之最,平常最普通的懲罰,就是要學生把椅子往後推,跪在自己的位子前。如果罰自打嘴巴,是以百為單位吧(有點不記得了)!再嚴重一點,就是被老師的大棍子打手心,再罰跪在教室後面。

我的三個小孩後來都念同一所國小。現在一班只有二十幾個人,我以家長身分回去,坐在一樣的教室裡開家長會時,很難想像當年我們是多瘦,才能在一樣大的教室中塞下一倍多的桌椅,再加上罰跪的學生們啊!

老師上課要我們回答問題時,不舉手也要罰,舉手答錯也要罰,所以如何能舉手又不會被老師點到,實在是一門學問。可能因為小時候的慘痛經驗,我現在上課時對學生超慈祥的,雖然常點學生起來回答問題(因為怕他們睡著,只好讓他們隨時保持腎上腺素分泌的緊張狀態),但是答錯沒關係,答對都會加分。

因為當時老師如此嚴厲,我在這兩年睡眠永遠都是不足的。這位老師要求我們作業要用鋼筆寫,當時又沒有立可帶這種東西,字寫得某一劃突出了一點,為了怕被老師罰,我就用橡皮擦用力擦。擦破了,我媽就在書桌旁幫我剪格子黏上去。我一邊哭一邊重寫,為了不被罰,月考六百分滿分,我每次都要考五百九十幾。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我幾乎都是每天一兩點才能睡。

到了國中,剛好遇上升學主義至上的時代,從國一開始就是打!打!打!老師會幫不同學生制定不同標準,「陳佩燁,你怎麼可以考99分?要打一下,下次才記得住」。到了國二國三,遇到王牌中的王牌導師,掃帚櫃裡永遠是一堆參考書和考卷,早上一來學校,桌上就是兩張考卷,早自習時間要寫完,升完旗就是老師要沿著走道按照分數打人的時候。

老師總是有打斷一根還有一根源源不絕的棍子,因為我家離學校近,每天晚上九點放學後,還有同學先來我家「療傷」,之後再回家。高中聯考我們班全班考上當時的前三志願:北一女、中山女中、景美女中,同班同學有29個考上北一女,我比北一女的錄取分數高了五十幾分,怎麼可能考不好?同樣的閱讀測驗我都考過兩次了呢!

到了高中,真是快樂!沒人管,完全自己念。北一女真的是得要「自己念」,很多老師當初應該是流亡學生吧,鄉音真的聽不懂。選組上爸媽從來沒給我意見,因為從小的理科優勢,從來沒想過念文科,但是從高中開始,數理化一下子變難很多,高三又遇到了讓我們真的需要「自立自強」的老師,大學聯考時我的物理考得超級無敵慘,跟許多一樣物理考砸的同學,因為化學和生物加重記分,而考進了台大農化系。

可能因為從小的學習經驗,到每個環境我都適應良好,進去一個系就把它念好,從來沒想過志趣不合或要轉系之類的事情。大學四年,我拿過四次書卷獎。我上課很認真,上課寫的筆記回家還會整理一遍,常被同學借去印,甚至老師也借去印,好像是要拿去刺激其他學生。

我對未來也沒多少想法。當時很多同學早早就去考GRE、托福,我是個戀家的路癡,從來沒想過出國留學。畢業那年跟著大家一起考研究所,念碩士那兩年充分感受了研究工作的成就感和挫折感,兩年的時間我總共換了三個研究主題,所以碩士畢業後,一開始我是不想再繼續念書的。我先當了專利工程師,沒多久我就想逃了。但老闆很欣賞我的工作績效(我翻譯專利文件蠻快的,但現在這種工作可能用一個翻譯軟體就可以取代了),不肯讓我辭職。我對於需要打卡又沒有挑戰性的工作實在興趣缺缺,後來因為被當時的男朋友勸說去考公費留考剛好放榜,我就以「要出國留學」這個理由加上拉了一個學姐當替身,在當了三個月的專利工程師後,終於辭職成功。

在等待申請國外學校的期間,我去國中母校當代課老師。一樣的地方,從講台下轉到講台上,從被老師考試,轉變成給學生考試,是蠻有趣的經驗。當然因為小時候的慘痛經驗,我可不會打學生。我會準備一些小點心在教室,讓學生玩機智問答拿獎品,或是在操場讓她們玩「老鷹抓小雞」跑一跑(其實是我很想玩,想像一下四五十人一起玩的場景)。學生們都很可愛,成績不太好的學生更可愛。可是對我來說挑戰性還不夠,還是很無聊,我又想跑了。當了一學期的代課老師,我回去問碩士班的指導教授有沒有助理缺,一回去,我就知道「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做研究好快樂,好有挑戰性,實驗成功,好有成就感。

我是個路癡,又有飛機恐懼症,如果不是跟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先生一起申請到一樣的學校,我想我未必會想出國念書。每次從台灣飛到英國,一趟旅程我大概會吐四次。英國的食物有名的難吃。我在台灣連煎荷包蛋也不會(因為我有超棒的老媽),在英國要自己煮,我先生很能適應各種跟台灣形狀不一樣的蔬菜,或是還帶有羽毛的炸雞,我則是從學長那裡拿到一把台灣的舊菜刀時,感動得想哭。

在劍橋留學的日子是很美好的,早上十點半的「morning tea」時間,實驗室才會全員到齊。中午吃飯時聽大陸的留學生暢談他的一、二、三、四、五(此人在大陸當過紅小兵,不管談到什麼,他都會說對於這件事他有三點或五點意見,而且他還真的講得出這麼多點,不管我們怎麼打斷都不會忘)。下午三點半還有「afternoon coffee」,我很欣賞英國人的超有效率和想法,這茶和咖啡時間可是交換意見和想法最好的時候。

現在每年台灣出國留學的學生人數持續下降,可能是因為投資報酬率太低的關係,而且國外的設備未必比台灣好,但我還是常鼓勵學生,如果環境許可的話,有機會去國外念書或是作博士後研究,經歷一下國外的生活和研究環境,感受一下國外學者的研究精神及態度是一件很棒的事。

我的工作是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所的副研究員,從事生化科學的研究,這個工作需要的是:

  1. 對科學的熱情。雖然有些教授的確可以發明藥物名利雙收,但大多數的沒有。所以立志要發財的不適合這行。
  2. 的邏輯思考。我們要能夠對未解的科學現象有好奇心,要有創意的提出假說,再設計實驗,謹慎的分析結果,最後歸納出結論。
  3. 耐心。研究的過程中大多數是挫折,第一次做就成功的實驗不算真的會,失敗多次才成功,才是真正的領悟。念博士班的時候,指導教授要我做的一個實驗我一直做不出來,我每晚做夢都在想這個實驗,早上起床馬上去實驗室測試,最後終於成功的……證明給老師看我做出來了,但產量很低,應該換其它設計。 我的學生做實驗做出無法解釋的結果,我就要像「柯南」一樣去想是哪裡可能出問題,然後只有兩個字建議──「重做」。有學生原來對研究沒多少熱情的,在這一段淚水與汗水交織的過程洗禮後,愛上了科學研究的挑戰和刺激。
  4. 英文要有一定的能力。畢竟一天到晚就在看國外的科學論文,我們的研究成果也都要以英文書寫在國外期刊發表。
  5. 想像力和創造力。聽到別的科學演講會兩眼放光,反應快,可以靈活的運用不同的方法和技術來解決一個問題。

這個工作的優點是:

  1. 工作時間很自由,我們隨時可以想實驗,所以也不一定需要留在辦公室,要不要出差去演講或開會,都可以自己決定。自己是自己的老闆,所以會不會忽略家庭生活是看自己的決定,三個小孩從小到大的一切活動我都不曾錯過。
  2. 留學時有機會在國外生活,體驗異國風情,回台灣也需要跟國外的研究學者進行學術交流和合作。
  3. 學術界很單純,同事們相處愉快,每天都跟年輕的學生們相處,自己也不覺得時光的消逝。
  4. 想想, 有人出錢讓你研究「你想知道的事」,Isn’t it the best thing in the world?

這個工作的缺點是:

  1. 要做實驗室的領導者,學歷很重要。現在一定要念到博士,博士之後又會有好幾年的博士後研究,所以,最美麗的「青春」就消磨在實驗室了。
  2. 想買名牌包?想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上班?千萬別選這一行。想像一下顯微鏡的接目鏡沾上一堆粉的樣子吧!

 


作者:陳佩燁(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所副研究員)

學經歷:
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所副研究員/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所助理研究員/中央研究院化學所博士後研究/英國劍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台灣大學生化科學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

 


責任編輯:王文娟

廣告

對「陳佩燁 : 生涯選擇的背後」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