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姐姐 余素娟 : 從助理到總經理的奇幻之旅

 

 

wall.alphacoders.com hot ballon
圖片來源: http://www.alphacoders.com

 

在職場工作多年後,有一天,親眼目睹公司的大股東毀約背信,這個巨大的改變,前後不過十分鐘。我非常確定,他們不值得我為他們賣命。

從小,我就是唸著台北市明星學校上來的,可謂 「仕途順遂」。只是,每次當作文寫到我的志願時,我卻十分迷茫。

我的母親是小學老師,她希望我能當老師,她認為老師有穩定的收入,又有寒暑假,是女生職業最佳的選擇。但是,我對於非常安定的工作,卻興趣缺缺; 我父親則熱愛音樂,他讓我從小學鋼琴, 希望我當音樂家:但是,我卻受不了整天坐在鋼琴前。

其實,在我的心目中,可能是受連續劇的影響,覺得總裁坐在主位,威風凜凜,好像很不賴。但這樣的想法,對於小女生而言,實在遙不可及。

就這樣,在朦朦懂懂中,我考入大家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北一女。可惜,我很快發現,班上都是怪獸級人物:長得美、功課好、還多才多藝!而我的名次,總是從後面數比較快,尤其是數學,簡直爛到不行。

為了不難為自己,我選了社會組。選後,我就想開了,每天快快樂樂的上學。在學校,有同學哈啦;下課後,與同學悠遊各大風景勝地,並吃盡各式美食。我們班成立老饕會,我還擔任副會長!在當時,我們班常在全學年敬陪末座,我想, 我一定居功厥偉!

不過,人總得面對現實,最後一學期,我決定要卯足全力,孤注一擲。最後,奇蹟出現了,我竟然還考得上清大外語!

其實,選外語系也只因我表哥一句話:唸外文的女生較有氣質。我想,反正我也搞不清楚那些大學科系在做什麼,那就聽他的好了。

清大的風景優美,到我去就讀時,外語系才第四屆。在學校裏面,感覺是不食人間煙火。我常以為,自己楚楚可憐,像林黛玉,非常羅曼蒂克。

但是,一年一年過去了,又到了抉擇的時候。畢業後我到底能做什麼?

我突然發現,文學雖然很美,但我需要solid的東西。於是,就在大四時,我去選修了經濟系的三門課:經濟、會計與統計。我決定從商了,至少「有數字,就有真相」,我內心這麼想著。

於是,我找到了第一個工作—-德商布朗德的業務助理。

當時,與國外聯繫,還是用打電報,到了上班時,我才發現我一點都不會!這也就罷了,所有的貿易條款,我都看不懂!驚慌之餘,我連忙考托福、GMAT,求爹、求娘請教授寫推薦信,就這樣,我又矇到一所美國學校加州聖馬利學院的MBA。當時,我可以說是落荒而逃,因為, 對於工作上什麼都不會的恐懼感,已遠遠超過一切。

在美國攻讀MBA 的日子,我已清楚了解,如果要從事國際貿易,貿易條款是很重要的,所以針對這個部份,我開始讀得滾瓜爛熟!那時我們的經濟學老師,講了一句話,對我是當頭棒喝:唸MBA的目的是什麼?就是「MAKE MONEY」!從此,我才確立了我工作的中心思想,就是要創造自己的附加價值,用這個來賺錢!

回國後,我進入全台排名前三的化工貿易公司,六和化工,還是擔任業務助理的工作。

六和是百分百的進口商,有一天,我們老闆把我叫進去,他認為全公司業務助理我的學歷最高,薪水也領最高,應該要對公司有所貢獻,他要我負責一個新創的部門:外銷部。任務就是在台灣六和接單,幫大陸的台日合資廠,將產品賣到世界各地。

雖然,我對於貿易條款與操作已相當熟悉,但是,整個流程怎麼跑,我還是「莫宰亞」。此時,只好發揮我不恥下問的精神,跑到銀行報關行,再請教進口部的元老。我確立了整套接單出貨流程,也證明了我的利用價值。老闆也開始派我四處參展,很快的,我底下有兩個業務助理,一年後,我為公司賺進數百萬。

此時,我的父親希望徵召我回他的公司幫忙,我義不容辭,就到我父親的工廠擔任特化組業務專員。這是一家化工廠,我父親是總經理。其實,越大的公司,內部鬥爭越激烈,其中內情,絕不亞於清廷深宮大戲與現在的藍綠惡鬥。我很「幸運」的,馬上被貼上余姓人馬標籤,於是整天在槍林彈雨中討生活。

可是,我還是不為所動,認真的在我的崗位上,深入了解每個產品的特性與應用。 公司當時很扯,竟然連一本產品目錄都沒有!於是我就很克難的,用彩色印表機印了數十本,不管別人怎麼想,我還是做我自己,發揮我的所長,為公司賺錢。 儘管我的薪水由年薪百萬腰斬一半,儘管每個人議論紛紛,我還是打算堅守崗位。當年,我二十九歲。

這樣又過了快三年,有件事徹底改變我的想法。有一天,這些公司的大股東在股東會前,商議針對某重要議題要投反對票。結果股東會一開,只有我父親與另一個股東投反對票,其他人竟都翻盤投贊成票!

這樣巨大的改變,前後不過十分鐘。商場上最重誠信,這些商場上有頭有臉的重量級人士,竟然可在十分鐘內出爾反爾,那我非常確定,他們不值得我為他們賣命。

於是,我告訴我父親,我要離開了。我可以吃苦,但我不能忍受言而無信的作法。 於是,我離開了。同時,也說服我父親退休:我,我的老公、我的父親,一起創立了有郁實業。

其實,剛開始的日子,有如從天堂掉入地獄。我再度發現,我懂得貿易,只是其中一環而已,那要如何打包貨物呢?我還記得第一批貨是到韓國,由於我確實不懂如何固定貨品,當時堆高機的人就教我用膠帶綑一綑就好,我也不疑有他,就真的用膠帶把紙桶綁在棧板上出貨了。

還好,我的韓國客戶很善良,寫信來告訴我,有一種機器叫打包機,請下次用打包機包貨。不然這次妳用膠帶綑貨,紙桶的皮都掉了。Oh My God!原來是有打包機哦!我趕快四處打聽,趕緊買了一台。所以,雖然過程很辛苦,但回想起來, 卻是最值得懷念的一段。

如今有郁已邁向第十六個年頭,父親也已年邁。在五年前,我從營業部經理升格成總經理,有郁的工廠,也由南崗工業區的一廠到二廠,現在已擴展到漳濱工業區的三廠了。我們的產品,在世界各大石化廠,也都看得到蹤跡。目前在塑膠添加劑的領域,也排入全球前五大。

我想,小時後矇矓的夢想,也終於得到實現!我終於也感覺,這樣的奇幻之旅,也很不賴嘛!


作者余素娟 (有郁實業公司  總經理)

2007 年度南投縣企業經理人交流協會會長
有郁實業公司業務經理 /六和化工公司  業務助理 / 三晃公司業務專員
聖馬利(Saint Mary’s Colleage)學院MBA /清大外語系畢


責任編輯 : 丘美珍

         

廣告

對「創業家姐姐 余素娟 : 從助理到總經理的奇幻之旅」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