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姐姐 蘇裕惠 : 打開學術之窗,看到極限後的無限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來源:Unsplash

放慢腳步,認識並專注自己有興趣的研究領域就好,學術實力需要慢慢時間與毅力累積。當真正認清與接受自己能力的極限後,我才真正認為自己可以適應學術環境,也確定了這一生的工作就是在大學任教!

小時候的志願跟大家一樣,都是當老師,甚至國三時,我還是全班唯一報考師專入學考試的人呢!不過當我最後成為大學教授,卻是跌破許多人(包括我自己)的眼鏡。

高中時期,對未來大學選系及就業方向,實在是懵懵懂懂,不過因為家中經商,自認比較喜歡商學院。父親常遊說我去念會計系。他說,念會計系就業無慮,會計師只要簽名就可以賺錢。但到底會計師是否是個利多的行業,卻因大學時期會計系課業繁重而無暇探究。

當我在大四上學期的校園徵才活動中,順利取得理想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機會後,才忽然驚覺自己相當羨慕出國繼續深造的同學們,也擔心一旦畢業開始工作後沒有多餘時間可以準備會計師考試,因此起心動念開始考慮是否要去報考國內研究所。然而大學都已經念了四年會計系了,似乎應該換個領域,卻又怕考不上很丟臉。幸運的是,台大商研所竟然在我畢業那年招考會計組(後來才知道這還是唯一的一屆呢),這真的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當時念研究所的動機,主要是想爭取延後兩年再上班的時間,除了可以多過一點學生無憂無慮的生活外,準備會計師考試也是重點。在我向研究所報到時,內心還深信將來一定會成為會計師。沒想到碩士班第一學期第一門必修課的學期報告,竟然就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清晰記得那份小組報告的交卷日是元宵節,我跟大學同學(高三孝班的楊哲萍)以及大學高我十屆的林寶珠學姐(她那時正在會計師事務所擔任經理)三人一組。我跟楊哲萍只能在12月底考完會計師後,才有時間開始奮鬥這份對我們三人而言,分量十足、困難度很高的計量統計報告。

將近三週時間,學姐每天加完班後(年底正是會計師事務所的加班旺季)就到我家一起努力。到了報告終於完成的元宵節清晨,我跟楊哲萍立刻體力不支地倒頭大睡,學姐卻仍精神奕奕地去學校交報告,再繼續上(加)班。那三週貼身觀察學姐的生活作息,才發現查核人員的工作量很大,有許多外勤工作常要出差奔波,還要盡快回應客戶無窮止境的要求。在那昏睡一整天的元宵節後,我開始認真考慮「轉行」。

另一方面,我念碩士班時,許多留美的會計博士教授選擇回台任教,這些放棄美國高薪、充滿理想的年輕教授,隨時敞開研究室大門,對我們傾囊相授,還提供我們擔任研究助理的機會。我在那時開始了解學術研究與生涯是怎麼回事,也協助老師們舉辦了多場國際研討會,讓我對大學教授的研究、教學、服務、輔導等四大任務有了深入的觀摩與學習。要不要繼續念博士班後當大學教授的想法,在我開始不太想當忙碌的會計師後,常常盤據我的心頭。

爸媽對我「棄」商念博士班的決定,似乎沒有任何反對(可能也不太清楚是否該反對),老師們則多鼓勵與支持我,我就這麼順理成章地考上博士班了。我跟媽媽兩人還天真的盤算,一旦我去念博士班後,應該會有許多寒暑假與彈性時間可以運用,甚至出國玩。沒想到,這個貪玩的想法,後來以我完全沒想過的形式實現了。

博士班錄取放榜的那一天,我的指導教授柯承恩老師就希望我自那天開始,生活作息要像未來三十年的生活一般(那時乍聽之下覺得很遙遠,沒想到一晃就過了二十年)。在攻讀博士過程中,不要再把自己仍當成學生,要開始體會、實習當教授的生活外,還特別叮囑要在博士班第一年就認真考慮自己適不適合走這一行。現在想來,柯老師真的語重心長。

念博士班要投入太多的時間與成本,面子也是個大問題,致使拿到學位後再轉行的機會成本太高,所以務必要在還來得及轉行時考慮清楚。我果然也在博一暑假時,仰望老師們博大精深的學問與望之彌堅的學術成就,認為自己能力有限,應該不是走學術路線的那塊料。既然有退路(手上仍保留會計師事務所的工作機會),何必勉強自己,乾脆放棄去實務界算了!幸好那時許多老師跟我深談,鼓勵我放慢腳步,認識並專注自己有興趣的研究領域就好,學術實力需要慢慢時間與毅力累積。當真正認清與接受自己能力的極限後,我才真正認為自己可以適應學術環境,也確定了這一生的工作就是在大學任教。

博士班畢業前要開始找教職時,許多老師主動幫我引薦,更為我進行了許多心理建設。這對我的就業生涯真的打下很好的基礎,助益甚大。

成為大學老師後,常面對家人朋友羨慕的眼光,大學教授每週只要授課八小時、除了寒暑假,還有七年輪休的福利,真是太棒了!然而除了授課外,我們還有研究、服務、輔導等工作範圍。大學教授的服務與輔導工作的內容與形式,比起其他中小學老師等教職工作,可能是最不同的地方。再者,大學教授在校園內工作,大學校園比國中小學或一般公司企業占地更廣,更有只要付出學生優惠價就可享受到完整生活機能的優點。不過,校園環境的軟硬體優勢,必須自己主動去使用。真的很汗顏,我雖然常鼓勵學生多去運動,自己卻很少下場。其實,體育室的老師與校內眾多愛好運動的學生,都是最優秀的專屬教練呢!

雖說各式老師的工作都包括對學生的課業輔導,以及畢業後的升學或就業輔導。不過,大學教授的輔導範圍相對更寬。大學生的學習、生活(打工或家中經濟突然發生狀況)、社團,甚至交友狀況偶遇亂流,常造成學生或家長的莫大困擾,需要導師或任課老師一起幫忙,所以校園內提供許多機會,讓我們學習心理諮商與輔導的知識與技巧。雖然處理學生與家長的輔導事務很耗費心神,但我自己從中受惠甚多,因為我也有小孩,我也是家長。

服務方面,大學自治是校務運作的基礎,大學教職員工均須參與校內的各式行政事務。我自己在菜鳥階段,就常被指派去參加許多校級與院級的會議,從中深深感受到各式專業互動的驚與喜。例如,在商學院老師間共識很高的議題,可能理學院老師卻有不同角度與意見。在眾說紛紜的校務會議中,如何尋求多元價值觀的共識,又要兼顧法律程序,又要具有可操作性,確實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相對於其他公司組織或政府單位,學校內的階級意識較弱,大家又都是喜歡論述與討論的學者,可以想見學校的許多會議常也不太有效率與效果。但若有優秀的主席,可以有效「鎮住」大家,快速找出大家發言的重點與問題的癥結,有效提出與說服大家接受「次佳」解,則整個開會過程與結果就會有許多驚喜與成長。

校外服務方面,社會各界對於大學教授有許多殷切期盼,各專業領域的投入與互動模式各有不同。以商學院而言,金融與資本市場的主管機關常邀請學者參與討論公共政策,商業機構則希望進行產學合作案,邀請教授擔任公司董監事等。若有一定的校外服務經驗,確實可以體會外界實務變化與需求,對於教學與研究會有莫大助益。不過,教學、研究、輔導、服務四項工作範圍比重的拿捏,還真是每位大學教授的挑戰,畢竟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啊!

在校園工作,持續進修算是本分,大學教授的進修機會更多。參加國內外學術研討會,利用七年輪休期間去國外知名大學擔任客座或訪問學人,不但是權利,更是義務。透過參加國際研討會,我因此去過許多國家與不同城市。雖然研討會常在學期中舉辦而無法請假過久,但公差之餘利用轉機時間多逗留一兩天的短期旅遊,以及透過國外學者的推薦,有更多機會見識到一般觀光行程無法深入的私房景點,跟我當初念博士班以為會有許多機會進行長時間的旅遊,完全是不同經驗。

最後,自律、自信與溝通,是我認為身為大學教授最核心的特質。雖然大學教授仍需評鑑,不過實難真正具體要求考核內容,更難要求公平。對不同特質的學生而言,認真教學好老師的定義可能各不相同。在各有專精的學術領域內,研究品質又要如何客觀衡量?當聽到同事告訴你,他之所以放棄在業界超高年薪的工作,就是想要有一個穩定、平凡的生活,所以「多餘」的會議與工作一概不理時,心裡偶爾還是會有不平衡的時候。因此,我認為自律與自信很重要。另一方面,許多大學教授因為學有專精,有時很難體會初學者聽不懂的挫折感。如何將艱深的學識,用聽眾聽得懂的方式表達出來,真是很大挑戰。特別是,我們在校園每年面對的年輕學子,成長背景與溝通方式與我們愈來愈遠,若不能放下身段與成見,學習新的溝通模式,將愈來愈難享受教學相長的樂趣呢!


作者:蘇裕惠(東吳大學會計系教授、台灣大學會計系兼任教授)

學經歷
東吳大學會計系主任/中華會計教育學會秘書長/美國耶魯大學商學院訪問學人/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博士/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會計系


責任編輯:王文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