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人姐姐 鄭延中 : 碰到違逆專業的事,我不服從!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來源:Unsplash

作為一位會計主管,必須要有所堅持,絕不讓步,這是我的本分!面對禿鷹董事長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我當下轉身就走,還把會計部的相關同仁帶出去喝下午茶,讓這位董事長措手不及,無法如願!

我念會計系,之後的工作也是在會計的領域發展。大學畢業後就進了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待了三年。因為會計師事務的日子太累了,後來我找了一家傳統產業的上市櫃公司,從最基本的切傳票做起。

本來認為,後半輩子應該可以在這個傳統產業的公司裡安穩度過,沒想到後來的工作生涯接二連三地出現波折。

第一次(約西元2000年)是我們公司要把不賺錢的事業單位賣掉。我當時正好在這被賣掉的事業處擔任成本會計小主管,還真印證了一句話:「會計人被賣掉,還要幫忙結帳數鈔票!」

當時人心惶惶,大家都不知道明天會怎樣,還好最後,我和我的經理是這個被賣掉的事業處中,唯二被留任的兩位同仁。我想,這大概是因為我的專業受到肯定,得到老闆信任吧。

後來,公司另外又轉投資新的事業,相關的海外轉投資帳務也就順理成章交由我負責。這一次的生涯風險,我算是安然度過。

本來以為往後應該就一帆風順了,沒想到後來公司出現了更大的危機。大約2005年,老董事長交棒給小董事長後辭世。家族第二代接班後,兩兄妹因為經營理念不合,讓外人有機可乘,結果引來外面的大股東(禿鷹集團,註)進入公司,造成險惡的經營權之爭。

這些禿鷹集團進駐後,派任了一位新董事長,並引進所謂的「資產管理公司(黑道)」站崗在公司當門神,時而用看似合宜的合約威脅會計部門人員作帳。記得約在2008年金融海嘯過後的某一天,這位背景不單純的董事長把我叫進辦公室,說他需要630萬應急護盤公司的股票,想以公務的名義暫借,要我配合切付款傳票作帳,讓他能在次日作交割。

我一看苗頭不對,就直接回他:「董事長,你這明明就不是公務。」董事長當下翻臉,直接挑明說:「不切傳票的話你就走人,我找別人幫我做。」

那時候的我已經是會計副理了,作為一位會計主管,必須要有所堅持,絕不讓步,這是我的本分呀!我當下轉身就走,不但我離開辦公室現場,我還把會計部其他可以切傳票的小姐帶出去喝下午茶,讓這位董事長措手不及,在當日下午找不到人可以切傳票,讓他無法如願。

雖然,走人的那天下午心中是忐忑的,怕黑道跟來害了其他同事,事後想想也不知哪來的勇氣。難忘的下午茶結束後,我和我同事相約第二天還是照常上班。

很幸運的,在撐過了這段艱苦的歲月之後,公司由我現在的老闆接手,並且把之前進駐公司的禿鷹集團趕出公司。我想應該是我先前的表現及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獲得新老闆的賞識,後來才被拔擢到母公司,擔任財務處副處長。

經過這些年的生涯歷練,我深深體會到,進入會計這一行,一定要有自己的堅持,要對得起自己和所有股東,絕不能屈就於老闆或惡勢力的脅迫。

  • 註:
    禿鷹集團:股市的放空主力。利用融券放空手段,並透過媒體散發消息,加上對證券行政主管機關施壓,導致特定股價大跌,牟取暴利。(摘自國家政策基金會《國政報告》, 作者:鄭哲偉)

作者:鄭延中 (炎洲集團管理處處長)

學經歷:
萬洲化學會計部主任、副理、經理/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領組/台科大碩士在職專班EMBA管理研究所畢/輔大會計系畢


責任編輯:王文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