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芬 : 不投機、不強求,以智慧看待上天的安排

圖片來源:hubpages.com
圖片來源:hubpages.com

當年投身充滿誘惑的金融界,家中經濟並不優渥的我,雖然想賺錢,但理智卻提醒我寧可錯過、不可做錯。秉持以誠待人、以誠帶人的工作信念,我不但在台灣股災與全球金融海嘯中全身而退,誠信帶來的無價之寶,是既精彩又舒坦的人生。

很慶幸自己畢業在社會新鮮人不難找工作的年代,1989年輔大國貿系畢業 ,並不想從事貿易,雖對金融業感興趣,但也算誤打誤撞進入證券投資信託行業(簡稱投信)擔任會計,進而見識了台灣股市最大的泡沫及破滅。

當時的我完全不了解股票市場,更別提還屬特許行業的投信業(即一般大眾所謂的基金公司),回想選擇那份工作的原因就是薪水不錯(那時就有22K以上了),對於家中經濟狀況並不好的我而言,賺錢很重要,而且同事素質高,看起來是有前景的公司。

作為基金會計除了熟稔會計外,也有機會學習出納,對於各種基金類型及股票亦要有所認識。加入建弘投信時,台灣早已啟動牛市行情,除了基金大賣,操作股票當然是全體運動。當時的證券相關從業人員(法令規定不可從事買賣)全都使用人頭戶進行交易,看到同事各個口袋飽飽,天天笑開懷,雖然心動但理智告訴自己寧可錯過、不能做錯,因為我有家庭要支援,還有出國夢,況且又不懂股市,萬一不如預期。

就這樣聽著同事鼓吹、看著別人賺錢、偶而跟著吃香喝辣,一直到1990年2月2日,台灣股市從歷史最高點12,682點(當時應該不到200家上市公司)一路崩盤,八個月內跌掉10,000點,直至2,485點才止住。除了媒體上慘烈的報導,我也看到同事與同業不同的遭遇,有人早早收手存下人生最重要的一桶金,有人及時認賠殺出,但也有不少輸掉留學資金、購屋頭期款或積蓄,更慘的是也有淪落到負債累累的。

看似置身事外的我,卻上了人生第一堂金錢震撼教育。人在股市主要受二種情緒控制,狂漲時會貪婪,急跌時則恐懼,堅持價值投資不易但必學。

安安穩穩地工作三年後,好不容易存了新台幣四十多萬,雖然不夠用但還是帶著去了再說的勇氣,於1992年赴美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UIC)修習企管碩士。由於心存善念及熱心助人的福報,很幸運的在第二年拿到MBA少有的助教獎學金(25% Teaching Assistant:月領USD325加學費減免)。

時因當時研究所有位巴基斯坦來的同學,長得就像刻板中的恐怖份子,加上他的英文很難聽懂,實在不受同儕歡迎。有天他因為缺課跟幾位同學借筆記都碰了釘子,而我主動影印給他時,他非常意外且充滿感謝,之後雖然友善對待也僅於同學關係並未深交。但在第一年下學期中,他主動提供一個尚未公開的會計助教職缺資訊給我,經由他的指導及幫忙,果然很幸運地拿到助教一職,也完全解決了我的資金缺口。當時不求回報的心態,似乎跟MBA凡事講求成本效益分析的學習矛盾。

主修財務的過程中,為了希望能夠進入投資銀行的領域,很努力地在所有科目都拿了A。其實年輕的我並未評估自己是否適合,只是虛榮地想要擁有份高薪以及看似光鮮的金融工作。然事與願違,經歷多場美國的校園徵才活動及投遞所有在台投資銀行的失敗,決定1994年5月畢業即回台並暫別投資銀行夢,重新定位自己。

回台後只找外商金融機構(自以為可以保持英文程度),但又暫時與銀行業無緣,也算上天給我另一種磨練。在這段時間曾進入Coopers & Lybrand Consulting(現已併入PwC)及另一投資公司擔任財務分析顧問,因此在1990年代中期就有機會常往返中國北京及越南胡志明市洽公,然而之前工作的經驗及MBA的學習(想像二十年前與今日的落差),在當時似乎派不太上用場,每天都戰戰兢兢的面臨及處理各種突發狀況。

1996年之後我的工作都是經由認識的人介紹加入的,果然是出外靠朋友,人脈很重要。1996年結婚後先生的同學介紹我進入星展銀行(DBS),正式進入商業銀行擔任企業金融授信人員。銀行的授信人員除了瞭解銀行各項存放款業務、相關的匯率和利率產品外,最重要的是必須具備徵信的能力與客戶風險的判斷,因此清楚的會計概念及財務四大報表的分析能力很重要。

在DBS期間算是扎根時期,尤其當時我們在台分行小,台灣區總經理直接帶領業務團隊,除了定期的徵信會議(Credit Committee)分析產業及客戶經營狀況,每份英文的授信報告都由他親自修改,是一種壓力更是一種進步的推力。

之後曾短暫離開銀行界協助某公司籌資,告一段落後,於2002年再由UIC朋友的推薦加入荷蘭銀行台北分行(簡稱荷銀台北 – ABN AMRO Bank N.V. Taipei Branch)的徵信部門,即使荷銀意圖轉型主攻投資銀行業務而精簡了許多客戶,但其規模在當時的外商銀行僅次於花旗銀行,可以學習的產品及客戶群仍頗大。為了符合Basel II的要求,荷銀總行已建置並導入許多先進且縝密的風險系統,除了更深入徵信的領域,銀行認為我適合負責內部新系統的教育,因此有機會好好地研究Basel II及相關概念,對銀行的認識也從對外的徵授信業務延伸到評估銀行經營風險、報酬率(RAROC)及銀行資本適足要求(Adequate Capital Requirement)等等。

在荷銀的企業金融部門這八年見識不少,有機會負責到大型集團企業、上市櫃公司、跨國企業,接觸不同金融商品包括GDR、ECB、Leverage Finance、Project Finance、Securitisation等,以及與本行或他行的投資銀行合作。2008年我有一個客戶決定發行GDR,而當時本行的投資銀行同事希望(這非常態)我能與她共同參與,並負責歐洲部分(蘇黎世及倫敦)的法人籌資說明會(Roadshow)。其實我既害怕又興奮,沒想到年過四十了,終於可以一探究竟那二十多歲時的投資銀行夢。

很不巧地,雷曼兄弟事件(2008/9/15)發生的隔天就是我們Roadshow的第一站,評估後客戶同意按計畫出發,雖然我們仍會見了大部分的投資人,但在當時全球金融市場一片混亂及崩跌的情況下,籌資失敗是可預期之事。好像冥冥之中透露,這從來就不是一條我該走的路;感謝祂讓我有機會從參與的過程中體認到自己的不適合。

歷經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 RBS)及2008年金融海嘯,荷銀台北終於在2010年4月正式併入澳盛銀行,在那段混亂的時期,覺得對工作的熱情暫時消失了,加上老大也將進入中學,想要好好地陪陪孩子,先給自己一段喘息的時間,因此決定不加入澳盛銀行而暫別職場。然而就在6月底,先生突然決定為公司去歐洲打天下,於是我們舉家於2010年8月前往荷蘭,展開了一段從來不在我們計畫中的精彩體驗。

似乎跟荷蘭有著不解之緣,原本以為在荷蘭會全程專心當個家庭主婦,由於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Netherlands Trade & Investment Office)的主動推薦,於2012年兼差協助仲琦科技的歐洲子公司的非業務事宜,除了學習如何與歐洲人共事外,有機會瞭解荷蘭當地的財務稅法及法規議題,雖然時間不長,但又是一番全新的歷程。

2013年7月舉家搬回台灣,目前仍在開發作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各種可能性。細數這二十年的職場生涯,是一條充滿誘惑的成長道路,尤其在金融業有機會近身觀察到許多所謂的功成名就、大富大貴、或是暴起暴落。以誠待人、以誠帶人是我的工作的信念,誠信(Integrity)無法用任何金融工具衡量其價值或帶來財富,卻是我舒坦人生的不二法門。 


作者:張靜芬(家庭CEO)

學經歷:

荷商荷蘭銀行台北分行企業金融及跨國企業處副總裁/富立洋生物科技財務及籌資經理/星展銀行台北分行授信部經理/Coopers & Lybrand Consultants顧問/建弘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基金會計/美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企管碩士/輔仁大學國貿系畢


 責任編輯:錢慧君

 

廣告

對「張靜芬 : 不投機、不強求,以智慧看待上天的安排」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