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筱琪 : 自己的命運,主宰在自己的手中!

 

圖片來源:Unsplash
圖片來源:Unsplash

常接觸到不同國度人不同區域人的想法與做法,以及挑戰權威的性格、獨立思考的人格,不隨便接受逆來順受、盲目服從,我深信凡事惟有照著自己的心志、照著真理走,才是個人成功的法則。

大學時,曾有同學看我的手相指出:我沒有事業線。事實上我的手紋長得很奇怪,也許這反應著我隨時變化的人生吧!

對我而言,沒有任何事物是不可獲取的,只在於你願不願去爭取。在事業上如此,在愛情上也是這般。長達八年之久的遠距離戀情,要維持說來不易,但這一切都靠著自我的堅持信念。

父親工作的關係,從小我就一直處於遷移變動中,念了四所小學、四所中學,一度在新加坡念過小學與中學。因為是轉學生,所以常被排擠。儘管如此,身為時代新女性,我秉持著「自己的命運主宰在自己的手中」,後來考上北一女、大學、出國、就業……,一步步地開創我自己的未來。

大學畢業後我會投入金融業,其實受我父親影響頗深。我父親縱橫金融界多年,游刃於公私銀行業,職位僅次於董事長之下。耳濡目染下,雖然充分了解整個臺灣金融界的黑暗面,但也促使了我滿腔新熱血,想往金融界發展的念頭。

然而,我在台灣只工作了一年,就忍受不了台灣金融界職場上的官腔官調、倚老賣老的官僚體制。年輕氣盛的我實在無法理解,何以一個主管竟會為了發表鼓勵員工士氣的演說,規定他的員工加班,這種荒謬的行為想當然爾是不可能給加班費的。我以為就業於外商銀行會有所不同,無奈根深蒂固的臺灣工作文化是驅除不了的。

由於厭惡臺灣職場上講究輩分的官僚體制,更無法忍受鄉愿般的儒家思想:迂腐阻礙革新與進步。我心想或許換一個年輕自由的國度比較適合我的發展吧,於是我踏上了出國留學之路。

在美求學時,儘管曾在費城 Corestates Financial Corporation (現Wells Fargo & Company) 有暑期工作經驗,但研究所畢業時適逢美國經濟不景氣,很多企業職位慘遭凍結,即使投了將近五十封求職函,卻幾乎都石沉大海。記得初來Norwest Bank (現Wells Fargo & Company) 應徵時,四月了,竟然還下著大雪。望著窗外的雪景,在別無其它選擇下,我只能以此為基地,就這樣開始了我的美國職場生涯,並定居於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一個冬季長達六個月的地方。

雖然來美國已經超過25年了,工作並非一帆風順。打滾於美國企業逾23年間,從金融界至電腦業,乃至軍火製造商,然後又回到金融界。經過一次公司分拆,兩次職位被裁。其中最誇張的一次是在我剛換到現在的公司時,在科技金融部門擔任財務分析,卻適逢公司被American Express購後十年,內部體系開始整合,我的部門被裁定組織變革,編列到American Express 位於Phoenix的分公司管轄之下。

裁併不久,同事告訴我,她看到我的職位刊登在公司內部的徵才欄。我的主管在沒任何告知下,就把我的職位當成空缺徵才,這是我第一次的震撼,在沒被通知的情況下被裁員。以我的個性,當然一定要問個清楚,了解箇中緣由。結果得到的答案令人啼笑皆非,而他還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另一職務更適合我,希望我去申請該職。

這位主管遠在Phoenix,我們只見過一次面,不曾共事過,他也不曾向我的財務總監打聽我的工作表現如何?那個工作更適合我? 想當然爾,我沒去申請那個職位。不過,此時我已申調到另一份更好的職位,在金融計畫部門擔任財務分析,薪水也比原來多了10%。然後我又把那無厘頭的情況上報到員工援助計畫人力資源管理師,藉此出一口氣。

第二次被裁員源自於公司業務變革。這時我在金融計畫部門已待了兩年,在American Express Financial Corp也待了三年。這次裁員促使我運用我所有的人際關係,請求諮詢性面談,也趁此轉行從事專案管理。而我也申請到更好的職位,在資產管理專案管理部門擔任專案管理經理,薪水又比原先多了5%,再加上375股的公司限制股,這對我而言,簡直是中到樂透。爾後遇到幾次部門重整、職位調動,每次薪水都有增無減,直到現在的保險及年金專案管理部門,擔任專案經理並兼任專案投資組合管理經理。

我大學念的是經濟,研究所念的是金融和市場行銷,所以畢業後很自然的便從事財務分析。但是日復一日乏味的財務分析,對看待事務只持三分鐘熱度的我簡直是個酷刑。於是充滿挑戰性的專案管理就像蜜糖般緊緊的吸引著我。因為每個專案的經驗都是嶄新的開始,而我從中得以一直學習新的事物和問題的解決能力。再者,專案經理的世界是千變萬化的,無一刻沉悶,專案管理具多元性,內容廣泛複雜,誇張的說,是需精通十八般武藝才可勝任的。

專案經理的一大工作職責就是人員管理。專案經理必須花費75%至90%的時間在溝通上,需與各層級的人員建立並維繫良好的人際關係,同時處理各部門間相互衝突的利益需求,當然也常面臨各事業領域需求的相互矛盾。因此若想朝專案管理方向發展,靈活的人際溝通技巧和較強的人員管理與領導才能是必備的。這對生性內向的我是個大挑戰,然而我偏偏喜歡往難處鑽,去挑戰不可能,自找麻煩、自尋苦吃。

在美國,想要晉升必須毫不掩飾,勇於天花亂墜地行銷自己。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生性內向害羞,不會主動和陌生人交談,不喜歡參加社交聚會或任何團隊活動,對於結識新朋友更會感到不自在。如果我住在台灣或在台灣工作,內向的個性不會是個大問題,因為台灣人多數是內向的、保守的,但在活潑外向價值觀的美國是行不通的。因此在念MBA時,雖然有違於自己的個性,但為了增進語文能力及學習適應老美生活,不得不迫使自己成為一個「派對動物」,盡量讓自己活躍起來。

由於美國是個外向主導的國家,美國企業認定人際交往能力的價值高於一切,而性格外向的人更被認定是具備人際溝通技巧和領導才能,是可導至企業成功的支柱。在以外向取勝的美國,尤其是金融界,這種情勢是不利於性格內向的人升遷。那麼個性內向的我,要如何在美國職場上生存和發展逾二十三載,並擔任專案經理長達十七年以上呢?

如果你像我一樣無法禁錮於千篇一律枯燥乏味的數字牢(勞)房裡,那麼專案管理也許會是個適合的職業發展途徑雖然我對於結識新朋友感到不自在,不過對於沒有實權的管人管事所付予的挑戰性倒是極感興趣。

專案管理就是一門管理藝術,它必須面對客戶、用戶、組員、老闆及其他利益攸關者,使各個群體都能接受專案規劃的安排。專案經理必須具有強悍的執行力,解決大家解決不了的問題雖然專案經理必須承擔專案成敗所有的責任,是執行成敗的關鍵人物, 但是專案成功所帶來的成就感極大。因此,我常常覺得自己像是軍隊裡的指揮官,甚至在自我膨脹的心中,自認為是 mini CEO。

當然,專案經理人更要具備有良好的溝通技巧、果斷的個性、敏銳的判斷力及良好的交際手腕,才能縱橫商場。我的秘方是透過「角色扮演」,與角色扮演合而為一如同艾美.卡莉所說的「你的肢體語言訴說著你是誰」。假裝自己是高權勢的,會進而迫使自己​​相信自己是強而有勢的。假裝自己是能言善道的,會進而迫使自己相信自己是能言善道的。我清楚地劃分著我私人生活與工作生活,以及我的真正性格與工作性格,在工作上充當著偽外向的人。如此的角色扮演,說真的並不會使我感到不舒適。

當然,促使我喜歡在美國工作的最大因素是,美國職場環境上,在工作與私人生活上的平衡,以及不講究職場輩分。就工作而言,我相信能力超越輩分。只要專案管理永遠沒有沉悶的一刻,只要我感到受讚賞,只要我的工作生活沒有侵犯到我的私人生活,我就樂在其中。

由於從小就習慣處於遷移異動的環境中,經常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國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新加坡這個小熔爐裡有印尼人、馬來人、淡米爾人及各式各樣的西方人)。之後大半人生又活在一個超級自由的美國大熔爐裡,常接觸到不同國度人不同區域人的想法與做法,更磨練出自我挑戰權威的性格,獨立思考的人格,不隨便接受逆來順受、盲目服從,所以我深信凡事惟有照著自己的心志、照著真理走,才是個人成功的法則。

回首過往,從1992年研究所畢業就職,以practical training身分工作一年,H1 visa身分工作兩年,到1995年拿到綠卡,2000年拿到美國公民權,都一再地印證 I am the master of my own destiny。 遇到困難時,孟子的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更是鞭策我繼續前行的座右銘。


作者:郭筱琪 (RiverSource人壽保險公司專案投資組合管理經理)
學經歷:
RiverSource人壽保險公司 – Ameriprise Financial子公司,專案投資組合管理經理/MBA –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政大經濟系


責任編輯:王文娟

文章校正: 潘淑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