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姐姐 楊菁華 : 放下堅持,成就我的及格人生

圖片來源:inspiringwallpapers.net
圖片來源:inspiringwallpapers.net

女性角色在三十歲後快速展開,包括妻子、媳婦、母親,再加上工作上專業的角色,以及重回校園的學生角色。為了兼顧每個角色,我選擇放下完美的堅持,達到及格就好,終於我不需要一肩扛起所有的事,我的人生也輕鬆多了。

生為北三代,三十年前考取醫學系時,對於同樣北一女畢業,卻因家庭因素而中斷學醫的祖母而言,是一種家族女性的生命成就。

三十年後,我是一個放射診斷科的專科醫師,擔任工作部門的主管,先生是個顧家的工科男,任教於大專院校,明年我們即將邁入銀婚,育有三個高中以上就學的兒子。在眾人的眼中,我的人生是完美的。

目前的醫療環境,放射診斷利用精密的儀器施行檢查,提供臨床診療的關鍵憑據。除了醫學專業能力與儀器趨勢的掌握,更需和各科臨床醫師密切溝通,理解病人需求,提供安心的檢查。在專業工作中,女性特質是先天優勢。

現在的我已經是主管階級,二十年來獨當一面,很慶幸自己是從事醫療工作的女生,更享受當我說出我是女醫師時,每每帶給別人的驚訝與佩服,有種醫療專業被信賴的感覺。

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有一段時間因生活型態發生巨幅變化,著實感到很疲憊。一方面是家裡的長輩陸續出現身體上的狀況,另一方面小孩開始面臨讀書、人際關係等人生重要的課題,需要大人在身邊幫忙與溝通,當時的我非常想撞牆,也很灰心,然而一旦度過那段時間後,總算撥雲見日了。

先生與我的行業不同,在彼此職業適應上有很多的磨合,為了兼顧工作與家庭,我選擇通車每天近百公里的路程,然而醫院工作無法按時下班,常常在高速公路飛奔時,一通通孩子呼喚的電話”媽媽,什麼時候可以吃晚飯啊?”更是生活上長時間的考驗。醫學院六年級時就早早結婚的我,同時扮演學生與妻子的角色,相當辛苦。雖然同樣是專業人士,女性往往需要承擔較多的家庭責任。

猶記第三年住院醫師訓練時,第二個孩子出生,沒多久被確診為重度自閉症,對一個家庭無疑是沉重的壓力。而我一方面要照顧兒子,一方面要擔任24小時待命的醫生,有時體力不支,仍要負責醫療業務。醫生是專業性高的職業,病人不會因為醫生的家庭狀況就給予多一些的空間與時間。

走過這段路程,對於高中畢業後三十年的我,反倒認為念書是件快樂的事。以前看到媽媽做很多事,卻從不知道原來當媽媽這麼辛苦。人生所有角色在三十多歲後快速增加中,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媳婦,還有工作上專業的角色。

為了在區域醫院的工作上保持進步,目前我仍在清華大學念博士,因中途休學,已經念十年了。念書對我來說,一開始最大的誘因是可以藉此離開醫院,利用下午的時間照顧小孩,一方面有機會思考自己未來的發展,同時也可以精進自己的專業,充實自己。

自己不再像之前那麼堅持一些事情,我希望在人生中各個部分中能都做到及格就好,畢竟事情永遠做不完,壓力永遠存在。當我深刻體會不需要一肩扛起所有的事後,我的人生也豁然開朗了。


作者:楊菁華(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放射線科主任)

學經歷:

台大醫院影像醫學部放射診斷受訓/中山醫學系畢


責任編輯:錢慧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