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姐姐 陳若華 : 一個電視主播的人生省思

圖片來源 : Loozrboy@flicker
圖片來源 : Loozrboy@flicker

因著政治領袖專訪的成功,我開始擴展採訪不同領域的傑出人士 : 大提琴家馬友友、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坎城影帝梁朝偉、三大男高音多明哥、帕華洛帝、卡列拉斯等……從這些跨文化訪問中我發現,成功人士絕少一帆風順,但卻總能從困頓中喘息,探索自我、發掘優點,擺脫人云亦云的盲目攀比,走出柳暗花明、適性適己的新路。

《教育的力量—選擇,不…是正確的選擇!》

和新聞工作的緣分彷彿自有命定。無論外婆過世,父親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三病齊發,甚或自己高中、大學聯考前夕,一家人總是風雨不改,準時七點半以電視新聞佐餐。

「大黑盒子」播報台美斷交,老爸吃著噴香的米飯兀自暗彈男兒淚;「大黑盒子」不分晨昏重複先總統蔣公過世,台灣社會瞬間從彩色變為黑白……當時的我震驚且好奇這改變社會力量的鑰匙,於是北一女畢業,把政大新聞系列為第一志願,從此展開十餘年多采多姿的新聞工作。

期間,我見證了台灣新聞界解嚴後的百花齊放,向上提升;也目睹隨之而來的譁眾取寵,向下沉淪。我有幸在電視新聞狗仔化、庸俗化之前,贏取「亞洲電視最佳新聞節目獎」全身而退。回首前塵,全因教育授予的,不僅是人生的選擇權,更是研判正確選擇的決斷力。

 

《十字路口的抉擇》

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我面對的是新聞室內明爭暗鬥,隨時比〈甄嬛傳〉更險惡的劇本加碼伺候;新聞室外爾虞我詐,步步為營,達官顯要販夫走卒都須左右逢源。

新聞系畢業時,適逢中視(當時臺灣僅有台視、中視、華視三家電視台)新聞部招考記者。後來在數千人搶三席的激烈競爭中,我是唯一錄取的社會新鮮人。兩個月後,因採訪國慶閱兵獲長官青睞,拔擢播報晚間氣象,一個月後輪播周日晚間新聞。未及一年,又因兩伊戰爭爆發人手短缺,再度擢升與資深主播聯播晚間新聞。當年聯合報娛樂版便以〈最年輕的晚間新聞主播〉報導我的破格出線。

福兮禍兮,他人眼中的平步青雲,卻換來辦公室蜚長流短、暗箭中傷,粗俗不雅的傳聞圍繞流傳。舉凡清晨開工、通宵守候吃力不討好的新聞,抑或乏人問津、不受重視的人情報導,不用說,都是我的工作。

當時流傳電視臺的「潛規則」不外乎 : 以交換新聞利益和應酬飯局結交政府高官,藉此在國營電視台創造不倒靠山;或攀附主管藉此在複雜的人事鬥爭中,立於不敗之地;更不堪的就是以年輕本錢和知名度,接受富豪邀約,藉此謀取長期飯票。每當困頓,總有各種誘惑趁虛而入,說自己從未心動未免矯情,但最終知所為、知所不能為,還是來自那每日吟唱的校歌校訓,潛移默化的品格教育所奠定的人生格局。

除了新聞室內惡鬥,採訪線上的最大挑戰,還是如何在黨禁解除後,公平報導如雨後春筍般百家爭鳴的政治運動。

當年採訪群眾抗爭,遭人吐口水辱罵,推撞修理,早已是家常便飯。人們往往一看見我手裡的麥克風牌,便口出三字經破口大罵。這對一心想實踐新聞抱負的新鮮人來說,情何以堪。

下班後,走進人群,在噓聲下、羞愧中,嘗試瞭解他們對不公報導的痛心疾首。雖然自己螳臂擋車,無法改變積習,但仍須選擇心安理得、對得起自己、新聞和採訪物件。

於是我開始不按章辦事,主管立刻派人審稿盯剪接;於是我故意趕在新聞播出前才回辦公室,讓主管沒有充裕時間審稿……但這畢竟只避得一時,更與體制相違。所幸,報禁開放後,電子媒體解禁乃大勢所趨。於是我決定放棄別人眼中名利雙收的金飯碗,選擇辭職留學,以赴美進修傳播碩士的時間,等待台灣電子媒體開放的新時代。

或許我離開老三台,是與更上層樓的名利,失之交臂;與安逸無慮的升遷仕途,從此絕緣。但在電視新聞開放卻還未被商業惡流吞沒的年代裡,我卻擁有一片寬廣自由的新聞空間,結識一群志同道合的華人新聞工作者,實踐了一段難能可貴的新聞夢。

《優等生=憂等生?》

赴美留學,我選擇「傳播專業」排名前十大的密西根州立大學。一來其位處中西部,學雜費物美價廉;二來當年互聯網未開,選校看重學界、業界的專業排名,而非以常春藤這類整體學校排名為主。

時下美國也調查發現:常春藤大學主要讓學習成績頂尖的學生受益,其餘八成學生畢業後的整體表現,反較一流州立大學的中上程度學生失色。這正是名校人才濟濟,學生未必有機會嶄露頭角,反而良性競爭的學習環境下,學生勇於嘗試、挑戰失敗。

讀研的過程中,我驚覺,如我這般從小名列前茅的優等生,充其量只能在死背苦讀的傳播法規取得高分;傳播管理等注重靈活思考、大膽求勝的科目,我與美國學生有著遙不可及的差距,這與臺灣教育長期以來「一試定終身」、「怕做錯」、「重得失」有關。

當小組進行商業案例討論時,台灣學生總是埋首圖書館,尋找所謂的標準答案;美國學生則活學活用,先大膽假設,再援引實例佐證。

「為什麼你們亞洲學生總習慣先找答案,再倒推過程?難道每一件事都有標準答案嗎?」一位同組美國同學直接了當地問我,我竟啞口無言。此時才警覺,小心算計分數得失,追求萬無一失的標準答案,反而淪為「憂」慮「等」待答案的「憂等生」悲哀。

日後我從研究所畢業,重新進入媒體工作,陸續策畫 「一對一」電視專訪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三任菲律賓總統拉莫斯、埃斯特拉達、艾洛優、印尼總統哈比比、柬埔寨總理韓森和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等多位亞洲領導人……在五年內完成了別人眼中不可能的任務,這就是我不甘再做錙銖計較勝算的「憂等生」動力所趨。

《主動推銷方能脫穎而出》

回想當時研究所畢業後,我加入以建立全球華人新聞網為號召的中天頻道,擔任主播與製作人,著手策畫亞洲國家領袖專訪。新聞部主管預言 : 亞洲國家領袖從未接受華人電子媒體一對一專訪,這種節目費時、耗力、成功率又低,最好早早打退堂鼓。我說服主管讓我利用公餘聯絡採訪。這個原本被標籤為紙上談兵的專訪,節目播出,旋即為亞洲媒體轉載,不僅提升電視台專業形象,拓展我個人新聞視野,更讓我學習如何周旋跨國政治領袖公關,並從研讀生平,專訪元首中見賢思齊,檢視人生。

當年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天頻道,是一個理想性、實驗性極高的全球華人新聞平臺;那裏不僅聚集兩岸三地資深的專業新聞人,也號召一批海歸華人,以新聞碩士博士的高學歷,打造華人CNN。我身處其中,普通話不及北京同事,英文不及ABC,廣東話更不如香港人,學經資歷也非頂尖。標準模範生,如何突圍而出?

1996-97年,全球媒體關注焦點集中在鄧小平何時逝世和香港主權交接典禮。為了爭取這兩場世紀新聞的首席主播,我開始為戰鬥做好準備。

深知自己既缺乏一手採訪鄧小平的經驗,又沒有香港主播切身理解九七問題,於是便每天在電腦建立兩大新聞的分類資料,包括新聞人事物的背景,現場連線嘉賓聯絡電話,發問題庫,並備妥當日新聞直播穿著的服裝,配飾……此外,努力把握每天晚間新聞,做到專心一致無字錯漏,搭配不間斷的相關專題採訪,讓自己全身每一個細胞隨時做好live直播的準備。

1997年2月19日深夜,傳呼機大響,確認鄧小平逝世的新聞,主管交付重任,自己的機會到了!我立馬奔回公司,按準備經年、早已了然於胸的規劃,穿戴服裝,準備直播流程,背景稿件分毫不差。當我趕進攝影棚的那一霎那,我們寫下了全球新聞歷史,成為第一個報導鄧小平死訊的媒體!美國CNN、ABC電視網都引用我直播的畫面報導。由於這次成功的直播,主管對我投下信任票,將香港九七主權移交的直播工作交付到我的手上。當我抬著兩大箱資料進入直播室,準備12小時馬拉松轉播,同事還以為我帶著泡麵換洗衣物上班。我笑說:「對!這多年累積的資料,就是我今晚的泡麵、睡衣、牙刷,一點不假!」

《優點教育 不盲目攀比》

因著政治領袖專訪的成功,我開始擴展不同領域的傑出人士:大提琴家馬友友、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坎城影帝梁朝偉、三大男高音多明哥、帕華洛帝、卡列拉斯等……從這些跨文化訪問中我發現,成功人士絕少一帆風順,但卻總能從困頓中喘息,探索自我、發掘優點,擺脫人云亦云的盲目攀比,走出柳暗花明、適性適己的新路。

我曾與受訪者閒聊,你們這麼厲害,求學時有沒有補習?豈料多數人的答案竟是:補習是補自己不好的那科嗎?為什麼不把時間用來加強自己的優點?反而花時間在毫無興趣又不擅長的科目上?於是大提琴家補的是音樂,三大男高音拜師學唱歌,我們卻多數將探索自我最寶貴的青春期,用來補一堆自己不擅長或興趣缺缺的考試科目。

我職場上的困頓,來自晚間新聞收視下滑。公司美其名調我去專為資深主播量身訂做的《相對論》節目,實質明升暗降,派我去「非新聞黃金時段」的九點戲劇檔主持政論節目。

初聞調動,晴天霹靂 ! 也曾想過辭職、跳槽,逃避幕前換將的羞辱。在無數個「我真的那麼差?」的自問自答中,我發現自己在意的只是一個「晚間主播」的虛名!政論節目難道就偏離新聞專業?大學曾打贏大專盃辯論賽,奪得最佳辯士獎的自己,難道沒勇氣放下人云亦云的比較,發揮自己在政論辯論上的優點?我決定接受失敗,走出困頓。

《不惹人厭是庸才,課堂上學不到的人際關係》

某新聞主管曾有名言:辦公室誰是紅人?就看辦公室說誰的壞話最多。亞洲國家的精英教育,造就無數學業模範生,但在精心篩選的升學計劃下,學生組成偏向單一。我們勤奮好學、嚴以律己、責任心強,但交友同質性高,排他性強,處事欠靈活圓融,而這往往是成就事業最需補強的項目。

十餘年的新聞生涯,跌撞最多的,正在於此。由於不攀緣結黨,一路走來,只能堅持以專業待人。

記得剛接手《相對論》節目,面對的正是中港臺三地製作人集體杯葛,當我開製播會議時,某製作人當眾宣佈,他只為前主持人工作,不會為我賣命。我對他說:「你不是為我賣命,你是為新聞、為自己的專業賣命。如果你因正常的人事交替而離職,我絕不挽留。但你身為製作人,應有不以『人』廢『節目』的專業。」

當我不甘以膚淺和花邊的新聞為節目主軸,執著要求深入而不譁眾取寵的新聞分析時,同事疲累不堪,抗議罷工,他們誤解我是為了建立個人收視,罔顧他人死活。面對一室眾叛親離,我堅定回以:「今晚的新聞並非為了收視,而且今晚收視一定不好,因為這些新聞,無花邊,不juicy。但我們作為一個專業新聞人,必須當所當為,收視再低,我也一定播出你們用心製作的新聞。」當晚,我們順利播出,我也從此和那位發難的部門主管結成好友。

越複雜的生態,越需要圓融靈活的人際關係,但在大是大非的決策上,「專業」仍是不疑的處事標竿。「不惹人厭是庸才,能受折磨真鐵漢」.When someone talks behind your back, just let them be. There is always a reason why they are behind.記著:比你差的人才會在你背後捅刀,比你優秀的人根本沒時間理你。

努力終有成果。結果《相對論》入圍金鐘獎最佳新聞節目和最佳新聞節目主持獎,並後來居上,成為當時中天頻道晚間收視的冠軍。

當我離開中天時,主管感慨:「妳把我們視為讓妳下台墊檔的節目,做成炙手可熱的頻道品牌。」其實,我心裡由衷感謝人生偶有挫敗,因為它讓我有機會重檢自己,並從點點滴滴的名人專訪中,學以致用。

《認識時代,領導時代》

因家庭因素,我離開台灣電視新聞,定居香港。時下置入行銷、狗仔文化大行其道,劣幣驅逐良幣下,記者門檻越形低落,抄微博做新聞的墮落之風蔚為主流。臺灣號稱擁有全球最高密度的電視新聞頻道,然而看電視新聞卻可全然不知天下事。電視新聞娛樂化、國際新聞速食化、社會新聞狗血化,新聞專業日益凋零。

目睹亂象,盼引錢穆大師的話拋磚引玉:

你們一個人怎樣做人,做學問,做事業,我認為應該有一個共同的基本條件,就是一定先要認識我們的時代。我們生在今天這個時代,我們就應該在今天的時代中來做人、做學問、做事業。大部分的人不能認識時代,只能追隨時代,跟著這個時代跑。這一種……是流俗……流俗又如何能領導社會?所以每一個時代,不愁沒有追隨此時代的流俗,而時代所需要的,則是能領導此時代的人物、學術與事業。

盼百家爭鳴,不再流俗;盼百花齊放,遍地理想。



作者: 陳若華

學經歷:
亞洲電視最佳新聞節目獎/最佳新聞主持銀獎
提名金鐘獎最佳電視新聞節目主持
中天頻道製作人、主任/晚間新聞主播相對論主持
年代電視東風頻道總監/亞洲熱線主播/亞洲名人堂主持

TVBS香港新聞中心主任
中視新聞記者/晚間主播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傳播管理碩士 /政大新聞系畢業


責任編輯: 丘美珍

 

   

 

廣告

對「主播姐姐 陳若華 : 一個電視主播的人生省思」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