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姐姐 沈詩詠:一隻眼關注病人,一隻眼守護家人 

圖片來源:rarewallpapers.com
圖片來源:rarewallpapers.com

我是眼科醫師,也是媽媽,為了能兼顧家庭,我選擇不在大醫院工作,而在小鎮開業。孩子還小的時候,為了要簽小孩的聯絡簿,要跟小孩說說話,我週一到週四的晚上不看診,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慶幸自己這麼做。

閱讀是我多年來的興趣。小時候,只要給我一本書,我就會乖乖坐在一旁埋在書卷中,閱讀對我的學業與工作都極為重要。我覺得好醫師應該要具備一顆開放的心,常常接受新知,並且不要先入為主。醫療技術日新月異,對疾病的診斷與治療也需要與時俱進。

我喜歡把自己看成是抓出疾病的偵探,有一些病人在進入診間,還沒坐到顯微鏡前,我大概就可以憑外觀歸納出病人的問題有那些。正確診斷少見的病例,順利完成手術,以及病人因視力改善表達謝意,都帶給我莫大的成就感。

如果要問我,當醫生之後,我最大的體悟是甚麼? 我會說,我覺得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自己的身體要顧好。尤其在眼科診所,我會接觸到許多銀髮病人,同樣是老人家,身體的狀況差異卻很大,眼睛的健康更是直接影響到生活品質。

例如,前陣子有位親戚的家長,本來很健康,卻最近生活卻屢出狀況,原本以為是老人家失智了,後來帶來檢查,才發現其實老人家雙眼幾乎都看不見了。所以,其實不是失智,是眼睛出了問題。

當然,我也看到,有時候,不是家人不願意幫助,而是因為老人家不願意麻煩家人,所以不會主動告知自己的狀況。有一位老婆婆,眼睛模糊好幾年都不說,直到她兒子發現他把菜園裡的菜當成雜草拔掉了,才被家人押著來就診。在這時候,跟老人家的溝通就很重要。

在門診時,我會發現有些老人家很幸福,也有些老人家很令人同情。同樣是要開刀,有家中五代成員都來陪伴的,也有家人不出現,甚至不同意手術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所以人生到最後這個階段,跟家人的關係往往也是幸福的關鍵。

 

關於醫生這一行,許多人還是覺得,在學校成績優秀的學生,就應該去讀醫學院,這樣往後就會有穩定高薪的工作。但是,醫學這條路必須要有興趣才能堅持下去,因為這項職業的壓力是非常大的。醫師不是神仙,即使謹慎小心,醫療上總有不確定性,若遇上不理想的情況,病人一味責怪醫師時,真的會令人難過,這時只能秉持初衷,做到問心無愧。

當醫生要有一顆關懷悲憫的心,如果只是要賺錢,其實不應該當醫生。老實說,醫生付出的腦力、體力、時間,與所得是不成比例的。當醫生也會有職業病,例如工作常常要維持特定的姿勢,就會對身體造成不同的傷害,牙醫的頸椎通常不太好,而外科醫師的腰椎常會不舒服,而且醫生接觸到病菌的機會也比常人大的多。所以,醫生的工作,也常常需要用自身的健康來換取工作的成就感。

如果今天,我有機會回到過去,面對著當年穿著高中制服的自己,我會告訴她:

不要只著重在與升學有關的學習,要多涉獵各個面向; 做事要全力以赴,但不用太計較得失;處事要圓融,謹言慎行,踏出自己的舒服圈,多拓展人際關係,最後,請務必注意身心健康!


作者: 沈詩詠(永光眼科診所負責人)

學經歷:
台大醫學系畢業,曾任職台大醫院眼科部/信合美眼科


責任編輯:丘美珍

 

對「醫師姐姐 沈詩詠:一隻眼關注病人,一隻眼守護家人 」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