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觀護輔導師姐姐 賴文玲 : 愛在曙光重現—-一個少年觀護所 輔導員的心聲

 

圖片來源: pexels
圖片來源: pexels

台灣兒童及少年的犯罪率日益升高,初犯的平均年齡逐年降低,高峰期在國中三年級至高中二年級的階段。非行少年本身並非冥頑不化,他們用衝撞社會的傷痕,讓自己順利的長成大人,從中深深察覺生命是一門多麼不容易的功課。

「若真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希望大家都能回到純真善良的7歲,過著無憂又無慮的童年。」那天與一位出版社總編輯談及少年犯罪時,帶著磁性嗓音的她不禁搖頭嘆息。「毒品氾濫的問題怎會那麼嚴重?是如何滲入校園的?是否和校園霸凌一樣,都跟幫派有關?甚而網路成癮的隱憂,又該如何防範?中輟生和犯罪行為有正相關嗎?」一聊起此類的議題,加上最近發生的社會案件,其沈重的心情跟一般家長如出一轍,真是憂心忡忡啊!

本人服務於刑事司法體系以來,每每見到迷途少年進出監所有如出入廚房,時著感慨萬千,如此朝氣蓬勃的生命原應屬於青春活力的校園,為何會淪落到社會邊緣的一角?是何因素讓他們深陷墮落而不可自拔?他們究竟有無翻轉宿命的可能性?

依據少年事件處理法,少年觀護所的收容對象是觸犯刑罰法律或有觸法之虞的少年,等待少年法庭的調查與審理。每當有人知悉我的職業,其第一個反應便是:「妳那麼瘦小,難道不怕被挾持或報復嗎?」他們懷著疑慮和祈福參半的眼光,交代我千萬要保重、絕對不要逞強。而我也必須坦承,剛開始從事犯罪的矯正工作,的確戒慎恐懼,但是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一路走來卻是讓我愈挫愈勇、幸福滿滿。

這該從何說起呢?只能說,犯罪學是一門非常有趣的學科,尤其犯罪心理(Psychocriminology)和情境犯罪預防(Situational Crime Prevention)是我廢寢忘食而著迷研究的領域。

按照少年犯罪的實務統計,機構性處遇(Institute Treatment)對於初犯雖有威嚇作用;但是來過2、3次,就逐漸失去其嚇阻作用;若於未成年前即拘禁過4次以上,成年後極可能變成慢性犯罪者(Chronic Offenders),就難擺脫進出監獄的宿命了

因為犯罪有其習慣性、傳染性和惡化性,很可能「今日的少年犯成為明日的成年犯」,監所將成為其生活常態的一部份,僅剩最基本的隔離作用而已。

首先,令人詬病的是當前智育掛帥的教育體系,過度重視菁英的教育養成,忽視健全人格的重要性,很容易犧牲學業成績不佳的學生,甚而被歸類於不及格的壞學生。再者,童年時期在生理或心理有受虐或受創的經驗,抑是遭到疏於照顧或過度溺愛,更容易導致年輕人走向偏差之路。

綜合臺灣青少年的犯罪研究顯示:兒少的犯罪率日益升高,初犯的平均年齡逐年降低,高峰期在國中三年級至高中二年級的階段,即俗稱「青春叛逆期」;家庭的功能不彰及不當的管教方式,是偏差行為和犯罪的重要指標,而中輟生更是一個關鍵性的轉捩點;其中竊盜罪所佔的比例最高,藥物濫用位居第二,以及暴力型犯罪日趨嚴重。

多年來的少年輔導歷程,讓我深深地感悟:青少年的偏差行為是個人、家庭、學校和社會等多重因素所共同作用的結果,他們多半來自破碎家庭,本身也是問題重重,像是衝動易怒、自我中心、無責任感、自制力不足、無長遠計劃、挫折耐受度低、沈迷電玩網路、價值觀嚴重扭曲等等。在輔導的個案中,絕大部份是與家庭的功能不全和經濟困難有關,缺乏關愛、充滿衝突、不良氛圍的家庭導致其人格缺陷,對外界誘惑的判斷力顯然薄弱;惟家庭往往無力提供正常的教養,易受同儕和次文化的不良作用,加上複雜社會的因素影響,繼而走上犯罪的不歸路。

鑑於「少年宜教不宜罰」及「天下沒有教不好的孩子」之教育理念,在他們桀驁不馴的外表下,我常看到一顆顆柔軟脆弱的心,他們需要的只是加倍的支持與關懷,以同理心軟化其防衛心,再慢慢引導其走向正途。

任何人無條件的溫暖與接納,都將帶領孩子看到一絲希望,這是創造奇蹟的開始;尤其是高風險家庭的孩童和中輟生,更需要社會無私的愛與關注。身為知識份子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思考:如何善盡一份社會責任,多關心身旁的兒童或青少年?

其實,只要多一份人文關懷,你我也能做孩子的天使,極可能幫助一顆幼小無助的心靈,甚至一整個家庭,進而成就一份奇蹟的希望。

此外,針對外界的質疑:「非行少年都會變好嗎?」或是「你怎能確定他們都會變好?」根據實務的輔導經驗,我承認並不確定,因為外在影響的拉力實在太強太大了;只是我仍要大聲疾呼:非行少年本身並非冥頑不化,他們用衝撞社會的傷痕,讓自己順利的長成大人,從中深深察覺生命是一門多麼不容易的功課。

我深信:「生命自己會找出路。」就是這樣的信念,我常鼓勵這群邊緣小孩,要他們體會心靈的強大力量,也就是永不放棄的精神,並教導大自然的生存定律,也就是「強韌的生命力」。就是這股宇宙最強大的力量,讓萬物得以永續生存,它也無時無刻不在看顧生命,奮力保護我們不致受傷,即使受了傷,也會自然而然地痊癒。因此,只要心中不放棄、永懷著希望,生命自己就會找到它合適的出路。

最後補充的是,少年觀護所有的是獨立機關,有的是附設於監獄內,輔導員的工作內容或有差異,除個別和團體輔導外,還會兼其它的行政工作。對於嚮往少年犯罪的預防或矯正工作,本人推薦「犯罪學(許春金教授著)」、「自由寫手的故事Teach With Your Heart(天下雜誌出版)」和「囚困少年No.6103(本人拙作)」三本書,可以作為入門的參考。

另外,本人近年來的工作重點擺在「犯罪防治」、「反毒宣導」和「親職教育」三方面,不厭其煩地闡述理念,就是希望在青少年尚未釀成大錯之前,提醒人們及早干預及介入導正,讓更多人關注少年的犯罪問題;甚至是已觸法的兒少,都能盡力輔導他避免重蹈覆轍,以協助其翻轉原本的宿命。希冀經由社會大眾的共同努力,喚起年輕人內在的心靈力量,期許他們在平安、快樂和正確價值觀的環境下成長,培養出獨立、智慧與勇敢的精神,有更好的機會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作者:賴文玲 ( 法務部矯正署宜蘭少年觀護所 輔導員 / 法務部矯正署宜蘭監獄 教誨師 )

學經歷:

臺灣高等法院 書記官 /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書記官 / 法務部矯正署臺北女子看守所 科員 / 法務部矯正署桃園女子監獄 科員
通過國家考試:三等司法特考–監獄官 / 四等司法特考–書記官


責任編輯 : 丘美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