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姐姐 Laura Chen : 重病求生,為生命找到一線生機

www.hdnicewallpapers.com
http://www.hdnicewallpapers.com

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潛能有多大,直到勇於面對困難 ,解決問題,才驚訝原來自己還有更多可以激發!

2011年這難忘的四月天,在Stanford Hospital ICU,望著兒子沉睡的臉,資深的老教授帶著感染科團隊,告訴我所有現知能做的醫學檢驗都做了,仍沒有找到任何病菌。在三天深度昏迷後,腦神經科教授也接著領著團隊對我説,在醫療上找不到病灶,也無任何治療可以救治我兒子了,他清醒的機會渺茫,即使醒來,癒後的意識及身體功能也未知。

然而我在幫兒子做肢體回流運動時,懷中的兒子似乎能用僅有的力氣,從喉嚨發出極小的聲音,有意識回應我的問題,表達他想要醒來。

我滿心只看到希望的微光。為母則強,隔天竟然在按摩刺激下,兒子似乎是痛醒了一下。醫護人員在驚訝中圍觀,醫生原以為只是偶然,但接下來更是每一天都讓醫生一個個直呼是醫療奇蹟,破例邀請我參加每天的病房簡報(在急症室避免感染,只有少數直接參予治療團隊報告進展)。

徵得主治醫師同意後,我親自為兒子做復健,一步步教兒子學著抬得起頭,坐得穩,站立。兒子不但清醒的時間加長,也從全身癱軟,到三個星期後能自己拿著背包,走出醫院。

出院時,他的語言和記憶力雖未完全恢復,之後卻又跌破醫生眼鏡,不但逐漸恢復到能回學校上課,還申請上Stanford University暑期先修班,隔年更開心上了美國歷年大學申請人數最多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甚至在課業繁忙中,兒子也隨我從高中就參與推廣健康活動,現在也成為南加卅防癌協會組織中成員。

更不可思議的,是我自己的歴程!

我也在半年後的2012年逐漸發病,從下肢無力到上肢,逐漸全身喪失功能,無法進食、消化,全身寒顫,甚至呼吸困難。主治醫師在檢查後告訴我,所有類似症狀的病人,用盡各種醫療方法,很快就無法存活。

這次我能絕處逢生,可真是難上加難。數不清有多少日子,不知道生命是否能繼續,症狀是否能緩解。每天眼睛睜開,迎接晨曦的美,我總是感恩能醒來,就全心正面思考如何解決當下的問題。

明明我和兒子顯然是身體受到感染,造成免疫力無法承受的嚴重反應,但醫學上找不到病菌。我想起兒子一到急診室就給的第一線藥物,似乎有助於短暫甦醒。至於腦部循環不好造成的後遣症,也在融合中西醫理,應用針灸刺激腦神經傳導,加以天然食材為藥之後,逐漸讓我的免疫及全身功能恢復。不過復健的艱辛,每個動作恢復所需的耐心和毅力,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

這一次我給醫生的震驚,更勝於前。畢竟兒子有高爾夫球校隊的運動員體力,恢復仍有可能,我卻是中年大病,全身功能幾乎已喪失,竟然可以一步步逆勢慢慢復原。儘管仍需小心注意吃食生活用品,避免刺激免疫系統,雖然已解決不同階段嚴重過敏的現象,手腳肌力仍尚未完全復原,但我能從那樣瀕臨免疫功能幾乎盡失的生存邊緣,恢復到如我這般生活行動大致如前,可真的是絕無僅有的奇蹟了。

2015年初,美國各大新聞報導全美有一百多人自2012年就有類似病程,導致肢體功能喪失許久,無人再能恢復手腳功能,同樣找不到病因。其中也有嚴重到與我類似的症狀,無法呼吸了,甚至無法存活,也果然如醫生告訴我的,用盡所有醫療措施也無效。這一切真叫我有切膚之痛,我趕緊寫了詳細分析報告給醫管局參考,分享我的復原經驗,希望能及時救助這些病人。

想想,二十五年前,因家人工作,從美國東岸紐約搬來西岸的矽谷。年輕的我,也就輕輕放下紐約大學醫學院豐厚的獎學金,一年約當時台幣一百五十萬元,一邊工作加進修學位,應該是評估我有潛力,而我卻不自知更沒想到自己多年未臨床行醫,居然還可以在世界一流醫院急症室準確評估病情及提供治療建議,得到醫生的肯定。

自己從來不是那種「背多分」型的學生,雖然邏輯分析還可以,但從小一直覺得我腦中記憶區沒長好,背誦記憶部分總叫我頭痛。可是在那樣危急時刻,我的頭腦竟然特別清淅,在醫學院及臨床實習所學的醫療知識 ,一一浮現腦海,充分應用到臨場觀察到的症狀,總算覺得可以不枉醫學院師長教導,更感謝實習時那數千位在醫院的病人,讓我有足夠經驗,在需要時發揮。

也幸好我對醫療的熱忱未曾稍減,雖未在第一線救治病人,但是這些年來在美國防癌協會及社區醫院的義工經驗,我熱心的結合社區人力資源,關心人的身心健康,並且有能力予以正面協助。身邊的人、社區 ,甚至大眾,因為大家這一點一滴的幫助而變得更好。看著那些即便是晚期癌症的人,也有能力成功抗癌,改變生活方式及心態,又能重新燃起熱愛生命的信心和力量,讓我常有發自內心的快樂。這應是支持我可以在那樣無助時刻,還可以樂觀面對、克服困難的泉源。

對醫療的興趣,除了倡導西方醫學新知,更幫助我不斷思考更整體的健康概念。我由自己親身經驗得知,在人體不同的狀況下,該如何讓身體真正吸收需要的營養,以及有效的運動以促進循環,恢復健康,從而突破現今西方醫學的不可能。這些經驗或許能提供上述愈來愈多現今醫學無解,或以往因人體免疫功能不同而被歸類於免疫疾病的例子,得到更多治療方法的可能選項。

人生充滿了奧妙及豐富精釆之處!對我而言,現今除了享受和孩子一起成長學習的喜悦,自己也做到了身教,在極度困難中正面思考,沉穩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從而突破一個個不可能,一步步讓人擦亮眼讚嘆,進而鼓勵人們有勇氣,樂觀面對人生不可預知的挑戰。

一直自許,自己是個從內心熱愛助人恢復健康的人。又幸運能享受簡單生活,不計名利,在預防醫學,推廣健康中,涓滴成流; 又或在解決醫療問題中,激發潛能,發揮影響力。真如朋友分享感言,當個人興趣和社會需求重疊交會愈多,就能感受到更多快樂 !


作者:Laura Chen (美國防癌協會及社區醫院義工)

學經歷:

台大醫院復健科物理治療組實習 / 省立桃園醫院復健科實習 / 省立台北醫院復健科實習 / 
台北振興醫院實習 /  中山醫學大學復健醫學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