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姐姐:郭佩君 認真做自己 –我的職涯之路

legs-snickers-converse

記得唸北一女高一的時候,班上有一位成績相當優異的同學表明她將來要當醫生。這使我相當驚訝! 才16歲的小小年紀,就已經很明確知道自己的志向,讓仍懵懵懂懂的我大為佩服。這位同學後來果然順利考上醫學院,並且成為一位傑出的婦產科醫生,還在台北的精華地段開業,造福無數婦女。相較於她的早慧,我和多數同學一樣,都經歷了許多的摸索和嘗試,才真正找到自己職涯的方向。即便如此,我仍然認為自己是幸運的。20多年後回頭看,那一段尋找目標與摸索的過程,其實是成長茁壯的必經之路。如果沒有那時的嘗試錯誤,怎會有後來「找到了」的篤定呢?

印證了一句老話,「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英文系畢業後的徬徨

大學聯考放榜,進了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大學期間完全沒有想過出路的問題,只是一廂情願地打算畢業後考研究所繼續深造。可惜報考的台大和輔大都落榜,忽然之間不知該何去何從……

眼看著同學們都先後投入就業市場,有人成為兒童美語老師,有人考上空服員,有人當秘書……這才發現自己對就業市場的了解太貧乏,並且對於這些類型的工作興趣缺缺,唯獨對翻譯比較有興趣,可惜低薪讓人卻步。翻開報紙,只見大多數職缺都要求「會英文,諳電腦」,對於前者,我很有把握;但是後者,那可真是一竅不通了。

有一次在中大校園閒晃,經過資策會設在校園內的培訓中心,想起曾有認識的學長畢業後在這裡學習編寫程式,靈機一動也興起了報考青輔會與資策會合辦的程式設計班的念頭,學費書籍完全免費,還提供宿舍住。報考的有好幾百人,只收八十人。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去應考,沒想到竟然幸運上榜 !

成為程式設計師

經過了八個半月的培訓,學了Pascal、 COBOL、 Assembly……等語言,還有各種令人頭昏眼花的資料結構、資料分析、資料庫設計等課程,對於文學院畢業的我來說,內容相當艱澀難懂。但為了前途,只能咬緊牙關撐下去。天知道直到結業前,連一個會跑的程式都寫不出來…… 考試的時候坐在隔壁的男同學會故意把考卷推過來讓我抄答案。逞強的我,心裡像是打翻了調味瓶那樣地五味雜陳……

畢業後被資策會系統工程處和捷運局錄取,經過考慮後,選擇了前者,立志做一個優秀的電腦工程師。可惜因為理工基礎不佳,一年後,很沮喪地發現不管多麼努力,也只能做一個三流的工程師。遂認清現實,決定不再和自己過不去,應該去找出自己擅長做的事情才能成功

現在回想起來,這個覺醒和後來的堅持,為日後的職涯發展奠立了正確的心態與牢固的基礎。

赴美取得人力資源碩士

經過了一些波折和命運的巧妙安排,於1995年底順利取得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人力資源碩士。其實我的研究所全名是〈成人教育暨人力資源發展〉,隸屬於教育學院。當時人力資源才剛開始萌芽,MBA開始納入人力資源管理的課。教育學院的課也時常有MBA的學生來選修。班上同學多半是在職員工,利用夜晚和周末來上課。上課內容則多是自由討論相當生活化的議題。雖然UT Austin是個相當不錯的學校,這個學位對我後來的求職之路也助益不少,但誠實地說,在這裡學到的東西並不多。

開始在矽谷工作,一做20年

碩士的最後一學期我到矽谷一家由資策會與神通電腦合作的電腦培訓機構實習,還付10美元的時薪,相當不錯。在矽谷工作是一件相當棒的事!身處全球高科技的重鎮,大大小小知名的公司就在身邊,當然競爭也相當地激烈,汰換率很高。我很幸運地在三個月的實習後,順利轉為正職。

在矽谷的頭兩份工作都是在華人公司上班,負責電腦培訓課程與網際網路廣告的規劃、行銷與業務,堪稱勝任愉快。

派遣公司嶄露頭角

第三份工作是為一家印度裔留美博士開的派遣公司擔任業務開發經理,主要工作內容是為高科技公司提供短期特約的軟體工程師。那是千禧年前,矽谷很多軟體公司有錢沒人,印度人腦筋動得快,從印度大量「進口」人才,為他們辦理短期工作簽證,供應給這些軟體公司賺取優渥的價差。我在資策會做過一年的工程師,對軟體開發並不陌生,加上前兩份工作的市場行銷與業務經驗,這份工作對我而言可說是得心應手。

派遣人員的媒合過程講求速度和價錢,對於員工的工作滿意度與職涯發展並不關心,甚至有時討價還價到令人反感的地步,這兩點讓我感覺比較格格不入。於是,當有一個更適合的工作機會出現時,就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這家印度公司。

加入大型獵頭公司

千禧年加入了一家大型獵頭公司,這是一家上市公司,共有七百多名員工,大都是白人。他們剛買下一家專為亞太地區國家(大中華區與日韓)提供高階獵頭服務的小公司,我就是屬於這個部門。相較於先前的派遣性質,這個工作能滿足我對獵頭過程與對象要求較為細膩與深度媒合技巧的願望,更棒的是能時常藉出差返台之便探望父母,真是太理想了!

在這個大公司裡我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對象,也有不少訓練課程。對於招募和獵才懷抱許多熱情的我,也很幸運地能屢屢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環境裡交出漂亮的成績單。

自立門戶

2003年是我的職涯中最關鍵的一年。美國在911之後元氣大傷,許多公司都採取種種節流措施,包括減少商務旅行、凍結招募、遇缺不補…等。景氣差,獵頭公司首當其衝,營收大幅衰退,甚至兩度裁員以度過難關。我雖幸運躲過裁員,但是公司已無心無力經營正在崛起的中國市場。在這個情況下,我衡量自己的實力,認為四年的磨練下來,我的羽翼已豐,我告訴自己: 是單飛的時候了!

離開搖搖欲墜大公司破碎的羽翼,出來自立門戶,是我做過最正確的抉擇。果然,不久以後,那家公司就被併購了。

回首來時路,雖然稱不上篳路藍縷,但是一步一腳印,也讓我紮紮實實地體會了創業的酸甜苦辣。這一條路,一走就是13年。我沒有孩子,這個公司就是我的baby。一點一滴地拉拔它長大,它是我的驕傲!

自立門戶讓我的幾個夢想得以實現。首先是財務自由,其次是時間上的自由,最後是能夠依照自己的想法去經營公司、制定公司的發展方向與策略,喔,還有……可以挑選客戶! 能夠隨心所欲地工作,真是再幸福不過了! 何況,景氣雖然不佳,對於養活一個小公司而言,卻相對容易。更幸運的是,因為原公司部門已結束,甚至將原來的客戶轉介到本公司來,完全沒有青黃不接的問題。

我一如既往地努力,雖然是在家工作,但第一年公司的獲利就已經很不錯。第二年開始租用辦公室,雇用助理,並且正常上下班。到了第三年因應景氣好轉,開始擴充人員,最多的時候有五、六位顧問。但是人手多的結果,也得花時間培訓新人並投入更多時間管理。過了幾年,發現人多並不能增加收入,反而失去了許多自由,因此後來就盡量維持一個很精簡的團隊。

我的公司雖然小,但是很多客戶的來頭卻不小,列出名單來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公司,包括台灣的台積電、鴻海、台達電,中國的華潤集團、阿里巴巴,美國的思科、甲骨文、應用材料…… 等,當然還有許多中小型公司。以產業而言,專精於高科技,特別是半導體、網際網路、電子通訊與製造業。以地區來看,太平洋兩岸三地都是我的市場。最擅長的是為客戶(用人公司)在北美地區搜尋具有中英文雙語能力、中美雙教育背景,與在北美優秀的工作資歷的特定技術人才或主管,工作地點也許在大中華區,亦有可能在美國國內。越是難找甚至不可能找到的人才,對我越具有挑戰性與吸引力。抱著”使命必達”的心態,雖時常遇到重重障礙,卻總是能夠化險為夷,成功達陣,讓客戶滿意。

要成為一位成功的獵頭顧問,人脈必須要廣。深知這點,在剛開始從事獵頭工作時,我就積極參與矽谷的幾個重要的華人社團,譬如玉山科技協會、華美半導體協會、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資訊網路科技協會… 等,並與許多知名公司的主管一同擔任理事,為社團無償服務,並且藉此來建立業界的人脈。每年台灣都會組求才團Hi Recruit到北美各大城市招募,到了矽谷這一站,所有的台灣社團全都出動情義相挺,出錢出力,幫助台灣來的公司招募優秀人才。此外,我也時常受邀為各校友會擔任職涯座談會、就業市場的介紹、求職建議等等的講師,為求職者提供有用的資訊與建議。

這樣的策略和做法,讓我在經營自己的公司時,相當地得心應手。

 

 美好的旅程結束了

從事獵頭行業16年,擴大了我的生活圈和交際圈,不僅提供了一個理想的生活方式,更為我建構了一個寬廣包容的世界觀。因為這個工作,讓我有機會對於人才與企業組織有深入的了解,美善醜惡都看遍。惟因熱情消逝,決定在今年底結束公司的營運,但是一路走來無怨無悔,毫無疑問的是一條處處皆風景、人情皆文章的職涯之路。

It was an amazing journey! 能夠忠於自己的選擇,盡情做自己,我的心中充滿了感恩。


作者 : 郭佩君

矽谷人資 郭佩君 照片1026_1

學歷:後埔國小,重慶國中,北一女中,中央大學英文系,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人力資源發展碩士

經歷: 資策會(2年),北加州矽谷電腦培訓與網際網路業務開發(4年),高科技產業獵頭顧問(16年)
其他: 興趣是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健走、游泳、閱讀。已退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