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號入座》試閱 3 : 女媧補天

這是你們第三次進出律師事務所了。
娘家是不會支持你的,畢竟,你是家族裏嫁的最好的,而那盤根錯節的姻親政商關係,又豈是一紙離緣書所能斬斷。
這一次你想都沒想,就簽了。

封面 1 那一世
妳轉頭看著坐在左側那個最熟悉的陌生人,身後沙發空無一人,你閉上眼,婆婆那雙鷹隼似的眼睛,俯視著你。兒子長日住在別人走不進的世界。辦離婚手續終究是兩個人的事。

這是你們第三次進出律師事務所了。娘家是不會支持你的,畢竟,你是家族裏嫁的最好的,而那盤根錯節的姻親政商關係,又豈是一紙離緣書所能斬斷。這一次你想都沒想,就簽了。

「難道,你不怕天崩地裂嗎?」那個商場的巨人問你,面對兵臨城下,身受內憂外患的你,除了割地賠款,還能做什麼?

斷。捨。離。你連兒子的監護權都放棄了,還有什麼是不能割捨的?

你從大一便立志要嫁他,在英聽課時,一次又一次練著婚後的英文簽名,若不是室友趁人不注意時,駕了你一拐子,你便會糊里糊塗抱了平生第一顆大鴨蛋。

他看你愛揑陶土,便眼巴巴地從託人從無錫帶來一對胖大福給你。他親膩地給你取了一個密碼叫女媧,從那時起,你的日記便活脫脫成了一則則上古神話。神話中,他是熱情的炎帝,無所不能的伏羲,他更是那個嚐百草採百花的神農。

你知道他有個不安定的靈魂,當他對婆婆説,有了你,他便像鴿子有了家。身為船長夫人的婆婆便恨上了你。她含辛茹苦,要的不是一隻窩居在頂樓加蓋的賽鴿,而是傳說中縱橫白山黑水的海東青。

在父母殷殷期盼下,他出國攻讀博士學位,公公送了你們夫妻兩幅字。

他的是「自強不息」,你的是「厚德載物」。

他自強不息,一路西行追夢,從台灣到美東,從美東到美西,從美西又去了中國。家是他的充電器,不論大起大落,他都會倦鳥歸巢。他在江湖走跳的韻事傳奇,對你而言,只是故事。

你厚德載物,效法是大地之母,無怨無悔。但當貪婪的人把地下水變成瓶裝水,濫採濫墾,肆無忌憚地巧取豪奪。大地能自我修復嗎?當先生柔聲叫你相忍求全,你自問究竟還能承擔多少責任?

因為你一手遮天,婆婆可以假裝不知丈夫的慣性外遇。先生可以不用擔心母親是否有失智的症狀,兒子有亞斯伯格症或自閉的傾向。兒子對爸爸奶奶的態度,從喜怒無常,到相敬如冰,十問一答。他與奶奶是兩條平行線,和爸爸的交流是視訊會議制式的問答。你撐下了。

在你為他撐起的半邊天,兒子理直氣壯地生活。他不知你曾經在背後流了多少涙。當兒子依偎著你認認真真地唱 You are my sunshine. 你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問醫生,他在學校被定位為問題學生,是否跟他的自閉症有關。

你累了。

當兒子把女媧補天和諾亞方舟的故事搞在一起,認真地問你,為什麼魚不必被和舊天地一起打掉重煉,為什麼女媧要留下方舟中的瑕疵物件。

你只想一切重來。

重來的世界沒有嚐百花的神農,沒有婆媳問題。重來的世界是一方陶土,混沌未開。

泥中有你,泥中有他。你在兒子神情舉止,看見彼此。他一點也不像無錫的胖大福。

眼前這個孩子不是來自外太空。他沒有另一個母國,他來自你,卻不屬於你。你的職責不是聞聲救苦,也不是為他任性地,把世界打掉重建。你的工作是陪伴,是放手,是讓他在亂流中知道順流而下和逆流而上的區別。

「昨天,奶奶走失了。」他沒頭沒腦冒出一句話,他臉色平靜,語氣平常。你的心在下樓時,一下子踩空。原來昨天先生的奪命連環叩,就是為此。你已讀不回,因為兒子已回簡訊,説他一切安好。

「然後呢?」

「爸爸狀況外。我先去李奶奶家,然後去超市,然後去公雞公園,然後……」你看著兒子波瀾不驚的臉,想像這個路痴,得一次一次回家,從原點出發,去每個目的地。

「奶奶找到了,她不認得我。我告訴她媽媽煮好廣東粥,在等她。」你緊緊抓著手中的馬克杯,抿緊下唇,不讓淚滴下來。

「這是不是天使的謊言?」兒子問。

你伸出右手,輕輕撫著兒子稚氣的臉龐。「這叫白色的謊言,你用天使的話,幫奶奶回家。」

「這招有用,因為奶奶不知道我在騙他。」兒子面有得色。他是女媧的孩子,繼承了不完美的世界。但他會修天補地,與人為善。他也許看不到捷徑,但會一生精彩。

“I like a happy ending." 你露出滿意的笑容。

“Me too." 兒子的上唇有了可愛的巧克力鬍子。


♥很期待,我想訂購 《對號入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